主頁 社論 致命的恐懼

致命的恐懼

中國需要澳門,但澳門要成為澳門就更需要中國。澳門與北京的聯繫越來越緊密,澳門對北京的嚮往也越來越強烈。

古澤霖 Guilherme Rego

這一點在澳門,在政府的言談舉止中,在社團和各行各業的行動中,都是顯而易見的。然而,人們更多考慮的是北京能給澳門甚麼,而不是澳門能給北京貢獻甚麼。從長遠來看,第二個問題關係到高度自治的驗證和延續,但目前澳門的思維模式仍沒有意識到這一點;在竭力爭取祖國支持的同時,又害怕自己的工作和機會被搶走。誇大的保護主義讓本澳居民感到安慰,卻貶低了專業和商業競爭力的正面作用。今天,我們所看到澳門是一個沒有條件替中國建立葡語國家文化中心、經濟和政治關係等的城市。順帶一提,澳門只有兩方面比較突出:一個是文化遺產和雙語;另一個是博彩,負責「埋單」和籌辦一切,但不在多元化新時代的字典裹。既然如此,在葡語系圈子做好自己的角色就顯得更為重要。

因為害怕搶先行動,於是不願利用高度自治,而把權力和責任交給北京。澳門政府的這種惰性在多個方面都能感受到,這也導致了私人實體與中央政府之間更密切的溝通,因為在那裡看到了窗口,而最重要的是看到了結果。

但是,這種繞道而行的做法是極其危險的,因為它使澳門的潛力支離破碎,並向中國政府發出了這樣的訊息:最好是由北京直接掌權。在承擔橋樑角色方面缺乏主動性和勇氣,造就了無法領導各方的一代——他們不了解,也害怕領導各界。因此,澳門在大灣區的角色變得模糊不清。

在遵循甚麼路線以及如何進行工作方面,必須有一定的地方控制權。不是從阻擋北京控制的角度出發,而是從為多元化、多邊化的國家發展添磚加瓦、相輔相成的角度出發。

越來越多的傳言稱,澳門沒能力為其在橫琴深合區的未來談判,主導權都由廣東省掌握。最終,無論是經濟多元還是與西方溝通的橋樑而言,都將產生後果。現在總結還為時過早,但往往盲目和不加批判的順從會抹殺澳門的獨特價值。

*《平台媒體》 執行總監

聯絡我們

平台媒體,聚焦中葡關係。

平台編輯部

關於我們

電子報

訂閱平台電子報,縱觀全球新聞

@2023 – Copyright Plataforma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