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遊戲 - Plataforma Media

疫情遊戲

澳門繼續封關的明確決定,證實了最糟糕的情況—儘管這已是預料之中。從經濟、政治和心理的角度來看,這種向前邁進的錯誤希望已經破滅了,正如古澤霖的社論所說,這種邏輯已經失效。
在這一方面,賀一誠完全沒有自主權。出於一些可理解的原因,在全國抗擊新冠肺炎的國家背景下,由於不同,但決定性的原因—博彩特許經營權重新競投的進程亦是由北京主導。
事實上,只有在明確決定哪些博企可以獲得續期,以及在甚麼條件下能開始營運時,才能完成澳門目前的週期變化工作。這也是澳門在中美衝突中的核心作用。換句話說,正是在這場談判中,人們將看到習近平希望如何應對美國在澳門的博彩業中的佔有率。
未來的新合同,自然是長期的,其影響將較朝著遙遠的經濟多樣化所採取的任何步伐來得還要更大。事實是,在這個問題上,疫情也嚴重摧毀了經濟參與者。
那些參與在博彩業的人積累了大量的資本並擁有巨大的信用。然而,在目前的經濟環境中,像習近平這樣的強大的民族主義政權,以另一種方式與時間遊戲。博彩業的痛苦助長了通貨緊縮;其從影子經濟中奪走權力;為減少美國對中國資本流通的影響打開了大門。

*《平台媒體》社長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