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的界限 - Plataforma Media

防疫的界限

網上流傳着幾則難以置信的新聞圖片。在葡萄牙,在兩三週前,一名父親被禁止進入會場內觀看其兒子的賽事,原因是主辦方因防疫為由,禁止會場內聚集多於五十或一百人,以免增加新冠疫情風險。

與此同時,疫情高企的英國,位於首都倫敦的溫布利球場,則因為歐洲冠軍聯賽要求英國政府讓步,最後沒有人知道會場內的人之後會發生甚麼事情。這樣的做法讓決策者的權威蕩然無存,同時難以得到奉公守法人民的尊重。

時至今天,繼續長期強迫隔離那些接種了疫苗和/或具獲核酸檢測結果為陰性測試的人(姑勿論是否為本地居民)是沒有意義的。

在澳門, 防疫措施繼續持之有序。一方面坐穩優勢,另一方面也有誇張不合理的地方。居民的自由出行仍被禁足。從經濟、政治、文化交流和居民心理的角度來看,因為封關措施的實行,所以澳門幾乎陷入孤立狀態, 這並非什麼好消息。

時至今天,繼續長期強迫隔離那些接種了疫苗和/或具獲核酸檢測結果為陰性測試的人(姑勿論是否為本地居民)是沒有意義的。這並非放鬆防疫,也不是輕視疫情蔓延擴散的風險。最重要的是,參照全球各地疫苗接種成功的案例,調整政策,讓居民滿足並重新激活最低限度正常社交的需要。這是對於澳門本身、城市發展、以及與外部世界的連結重要的一步。那些接種了疫苗和/或具獲核酸檢測結果為陰性測試的人,應該盡量減少隔離—如果可以的話,他們應該在留在家中觀察,而不是留在酒店隔離。

醫學科學,就像其他社會科學一樣,告訴我們,延長那些既無意義又不理性的東西,是毫無價值的。事實上,當一個國家一個地方失去意義和理性時,人們就無法理解他們生活的界限。正如孔子所說,權威一旦失去合法性,就會受到挑戰。

*《澳門平台》社長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