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損耗 - Plataforma Media

政治損耗

今年,葡萄牙GDP跌幅約為10%,這數字表明失業率及破產數字飛奔似箭。歐洲在不久將來所面臨的,是眾多人的辭職……以及戰略上的沉默,這可解讀為對後果有所恐懼,從政治政權本身和更多媒體明星所發表的言論得知。

大約一年前,歐洲仍對疫情所帶來的實際掉以輕心。我在這裡曾寫道,健康危機將使最堅韌及最有能力的政府受益……首先,在疫情管理方面;然後是經濟復甦。這些是優於所有其他事項。

特朗普是濫權行為的受害者,但主要是由於疫情管理,使他面對一個戴着面具、清醒的民主黨候選人時,有迴旋餘地。

對於美國和英國,這是錯誤的。在英國,沒有更糟糕的時間以突顯脫歐的負面影響。在整個歐洲,一錯再錯,陷入禁閉狀態,失去對疫苗生產和分配的控制,這意味着布魯塞爾在綜合危機管理方面的經驗不足。

拜登將美國帶回到抗疫及新經濟中,包括恢復氣候議程和大西洋聯盟。歐洲將跟隨着尊貴的美國。因為美國迫切需要一位領導者,是下一個全球週期的引擎:數字和可持續經濟。

亞洲猛虎以競爭優勢進入新周期:已經很長一段時間擺脫疫情,並以有更自我的政治中心。

但是,缺乏對未來新政治週期的認識。與往常一樣,在相關領域中,拒絕作出改變,就是他們的本性。

*《澳門平台》社長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