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會到來的一日 - Plataforma Media

不會到來的一日

自美國黑人弗洛伊德被警察跪殺後所引起的反種族歧視抗議活動至今仍未平息,而且越演越烈, 不過美國警方的態度亦十分強硬,抗議遊行中再有一個黑人被警方擊斃,令事件無法平息,並有蔓延及擴大之勢。

其實美國黑人自從得益於工業革命,資本主義向上發展的歷史需要,令其與其他少數族裔的權利不斷擴大,在這個過程中有順歷史而動的推動者,有逆歷史而生的犧牲者,而作為名義上最大受益者的黑人從來都未曾真正掌控過自己的命運,美國第二次嘗試改變這個狀況的時間是1963年8月28日,那一年在華盛頓林肯紀念堂前,美國黑人運動領袖馬丁路德金演講了那舉世聞名的「我有一個夢想」回顧歷史,我們也能看到後來馬丁路德金的遇刺成為了現代美國黑人權利獲得的開端,但是,猶如美國教科書鼓吹「黑人解放」是自由戰勝的鬥爭一般。

美國現代黑人權利的開啟,真的是靠某個黑人領袖被刺後所謂聲勢浩大的黑人示威遊行嗎?美國政府從來不怕黑人的示威遊行活動。

人數太多時可以調動騎警、增派國民警衛軍,甚至動用軍隊,如這次弗洛伊德之死引發的示威,特朗普要三進地下室暫避,聲勢不可謂不夠大了,雖然在示威遊行持續的州政府或地方當局被迫宣佈會進行警方改革作為回應,但所要改革的要點只是在面對黑人時儘量少用被指過分的暴力而已,需要使用的武力時仍然會適當使用的,至於美國黑人希望將來終會有與白人一起成為這個國家主人的一日,相信在白人優越主義主導美國意識形態下,黑人的夢想將要繼續下去了。

如特朗普進入地下室暫避示威而被媒體揶揄為「地洞小孩」可以看到美國的精英衹是在嘲笑特朗普的膽小怕事而非評論反種族歧視示威的成因,本身已是白人主義的美國精英們對於黑人的憤怒與聲索根本就不屑一顧的。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English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