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生金的母雞 - Plataforma Media

會生金的母雞

澳門從來沒有搞過國際金融,所以當政府宣佈要搞現代金融,難免引起坊間一陣質疑的態度。然而,政府所有釋放的風向都表明,這件事情必然會發生。中共政權有一個特別的政治特色:他們不依靠民選,他們不需要向群眾解釋任何事情,只需要他們自行決定好,便可直接向大眾宣佈,然後,東西就會聚各方之力水到渠成辦出來。船長決定船在海上航行的轉向,一旦他決定了船要轉左,一聲令下,整個發動機房和全體水手都得配合,全力向左。過去已經有無數的歷史經驗告訴我們,這並無任何討論的空間。

澳門的走向,無可避免地會與香港反中情緒和台海衝突關係相掛鈎。另一個例子便是大灣區規劃的出台,這項規劃冀建設一個如同歐盟般可以讓人員、貨物、資金相互在區域內彼此自由交流的經濟體。即使目前人民幣尚未成為具足夠公信力的國際貨幣,但這一切也是在船長的運籌帷幄之中,並無任何商榷的餘地。而中國要將其計劃步入平路,便需要借助像澳門這樣更具公信力的西方司法系統協助。

儘管澳門缺乏這樣規模的建設經驗,甚至坊間對澳門也充滿質疑,但是,時間沙漏的沙流盡了,現在需要把沙漏反過來,重新計時:澳門是否有這樣規模的建設經驗並不妨礙建設這個現代金融計劃,中國的金融體系自然會全力幫助澳門憑空建設出這樣的規模。

賭場是澳門的平行金融市場,這是基於澳門的地理現實而被發展出來的,如今,澳門經濟多元化,亦是中央的旨意。摩納哥是世界首屈一指的賭城和避稅天堂,瑞士的銀行業務後台手握着比其地緣政治更重要的影響力……對於中國而言,澳門遠比那些懷疑論者所預想的來得重要。無論是那些無視港澳差異,一心只想將特區融合「吞併」的親中人士,還是那些總在說特區自治名存實亡的負面批判者,這都不是船長的眼前的計劃,船長想的是,更遙遠的航行方向,至於大海航行的路途上,是否會遇到甚麼大風大浪,或會不會途中船員失控造反,那又是另當別論了。

*《澳門平台》社長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