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天羽翼長成 - Plataforma Media

有天羽翼長成

澳門很小,倘若有能力的話,我們都希望能去更遠的地方,觀看這個世界。大概這是為甚麼每年有逾半以上的澳門學生選擇赴外留學。全球疫情失控之際,各地工作留學的澳門人不得不選擇回澳,澳航接逾百名海外澳人回澳,結果,坊間惹來一片謾罵,指責他們是破壞澳門安寧的元兇。恐懼,讓我們失去了理智。這些海外學生,終有天羽翼漸豐,貢獻澳門。

現身處澳門,一年前還在葡國的我,能理解兩邊的處境和憂慮。這些年來,與葡語系國家的人民的接觸,讓我有了更多的理解和包容,然而,在這個過程中,更多的是,我對自身文化的反思。曾有一位葡國朋友用一個詞來總結他對澳門人的看法──「缺乏安全感」。澳門地少人多,缺乏多元化,圈子小,是非多,澳門人心底裏或多或少有着一種不安和恐懼感。小心翼翼,謹言慎行,在公開場合下極力自我克制,在沒有足夠的談判力量和籌碼下,努力成為循規蹈矩的「乖寶寶」;這與葡萄牙,與歐洲一眾富強親戚坐在一起,希望致力成為歐盟體制下好榜樣,有異曲同工之妙。

縱使中葡在澳交往數百載,中西文化差異,並未因此而消弭,兩個社群恍如活在平行空間。接送居民回澳的航班上提供紙尿片,華人世界認為並無不妥,集體利益至上,卻抽動到葡人尊崇個人自由和人權的敏感神經。

《澳門平台》的出現,正正就是冀填補上這缺口。儘管這項目仍在重啟階段,但當時機成熟時,定能雛鷹展翅,翱翔高飛。再次感謝《平台媒體》的執行總監侯思良、《澳門平台》社長古步毅、董事總經理金凱心,給予我機會擔任總監一職,帶領着團隊,讓來自不同圈子的人們,看到不一樣的世界。正如已故音樂人José Mário Branco的一首歌曲《致我孫》中的一句:「當我有天羽翼長成,成為一座連接兩岸的橋樑,不偏不倚連繫兩方,為途經之人貢獻我身。」

*《平台媒體》執行總監

本文以其他語言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