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押未來還是洗手? - Plataforma Media

抵押未來還是洗手?

距離葡萄牙的學校開學還有一個月的時間,而對於下一學年我們仍有很多疑問。

在「正常」的日子,父母、老師和學生已非常緊張地準備開學後新的日程。現在,今年是「新全球大流行的厄運」,情況會變得更複雜。

世界衛生組織和聯合國兒童基金會本週透露,全球有43%的學校不具備基本的衛生條件,如洗手用的水和肥皂。這意味著,實際上五分二的學校都不具備抵抗新冠肺炎的最低保證。他們甚至無法在學校仍處於大流行的情況下重新開學時採取必要措施。

這種脆弱性在非洲尤其明顯,非洲有三分之一的兒童在學校度過他們學習的一天,但卻沒有一個衛生條件好的地方讓他們學習。僅在非洲,就有2.95億名兒童在學校上學,但他們沒有與這種疾病作鬥爭的武器。

不能重返校園,就意味著我們在抵押未來,從中長期來看,這將帶來非常不利的後果。我希望世界各國政府不要在那裡洗手……

這些數字和統計數據幾乎總是冷冰冰的「計算」,但在這種情況下,這些數字也會使人感到恐懼和尷尬。據世衛和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統計,全球有8.18億名兒童是感染新冠肺炎和其他傳染病的高風險人士。

在最不發達國家,十間有七間學校缺乏基本的洗手條件。此外,一半的學校缺乏衛生設施和用水。

我最近聽到前教育部長Marçal Grilo談到教育,他解釋葡萄牙數千名學生重回校園,這與醫院、食品企業或食品供應鏈的運營同樣重要,燃料和使我們能生活在某種「舒適異常狀態」。

Marçal Grilo強調一個想法:不重返學校意味著我們將在中長期抵押未來,這將帶來非常不利的後果。我希望世界各國政府不要在那裡洗手……

*《平台》執行總監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English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