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滯不前的東帝汶經濟 - Plataforma Media

停滯不前的東帝汶經濟

儘管東帝汶政府獲得了議會多數聯盟的支持,但過去一年,東帝汶仍承受着巨大的政治壓力,至今尚未解決。政治不穩正在影響這個國家的經濟。

議會解散、議會提前選舉和政府更迭。在新政府(由多數聯盟支持)的成員選舉中,國家元首與執政黨聯盟就一些崗位(包括內政部,財政部長和衛生部等關鍵崗位)的任命問題僵持不下,這導致東帝汶在過去一年,一直處於政治緊張局勢。
儘管政治不穩並未引致社會不穩定——沒有出現衝突,犯罪率也沒有明顯上升 ,但對經濟而言卻並非如此。根據世界銀行的最新預測,2017年該國經濟可能下跌1.8%,遠不及2016年5.3%的增長率。東帝汶規劃和財政部在目前正交由國民議會辯論的2018國家總預算文件(OGE)中指出,去年非油GDP總產值回落5.3%,且今年只增長了0.6%。
這份文件顯示,正式就業人數下降了5.1%,主要是因為國家對基礎設施和公共工程的投資減少,嚴重影響建築業職位。
在國家恢復獨立的第16年,東帝汶的身影不再出現在經濟增長最快的地區之列,甚是如今正陷入倒退或停滯不前。東帝汶新政府上場後,希望在9月中旬可通過2018年的預算——此後仍需要總統通過,這使很大程度上依賴於國家的東帝汶經濟,嚴重受挫。
此外,還存在一個諷刺的「積極」因素:在一個不能按時支付款項的國家,甚至長時間拖欠工資,新政策讓所有人首次可按時收到工資。然而,7月這一措施遭受阻滯,當時國庫的資金已告罄,並且沒有從石油基金中額外提款。這項提款計劃本月才剛剛結束,導致出現更多拖欠員工工資和供應商款項的情況。最顯著的例子之一是對ETO的債務,ETO是東帝汶發電廠的柴油供應公司,本月債務總金額已達2500萬至3000萬美元。儲備已經達到極限,該國的電力供應也面臨著極大的風險,8月中旬支付的七百萬部分債務而暫時「安全」。
許多中小企業家在談論缺乏資金流,無數公司和中小企業關閉,企業家不得不向銀行尋求資金支持,因為無法從國家方面拿到資金。中產階級的新興服務業首當其衝,餐館、商店或其他服務業的營業額大幅下跌。儘管許多人的工資仍屬正常—特別是公務員,但由於擔心危機持續,大眾在消費方面變得更保守。許多分判商失業或無法續簽合同,甚至顧問人數也減少,僵局使許多人離開東帝汶,嚴峻形勢在房屋租賃、家庭傭工或超市消費等領域,尤其明顯。
即使石油企業是東帝汶的主要收入來源和經濟動力,但較少僱用東帝汶人,所以非石油企業能更好地反應實體經濟的情況。
今年頭8個月,財政部網站記錄的非石油收入(如進口稅或稅收)約為1.3762億美元,約每月1,720萬美元。這一數字與2017年錄得的月平均1751萬美元接近,但低於2016年的每月1,900萬以上。政府在2018年的預算書中指出,「GDP增長不佳對稅收有不利影響,稅收是非石油收入的主要組成部分」。當局預計有關情況將持續,由於「宏觀經濟和政治局勢可能表現不佳」,這些因素「推遲了稅制改革」。
政治形勢對國家運作的影響同樣反映在公共支出上,公共支出一直是經濟的主要推動力。由1月至8月,國家共支出5.03118億美元,約每月6,290萬美元。這一數字比2017年的每月平均9,864萬美元(全年共11.8億美元)低約三分之一,更是遠低於2016年—該國經濟「最正常」的最後一年。在2016年,東帝汶公共支出為16.3億美元,每月約為1.3583億美元—是過去20個月平均月支出的兩倍多。
唯一正面的是石油基金餘額,在國家主要收入下跌時扮演「存錢罐」的角色。石油基金的資金來自石油、天然氣以及基金自身的收入 ,由於收入增加和提款減少,該基金如今的表現比兩年前更加強勁。根據中央銀行的報告,在第二季度末,石油基金的資本為169.3億美元,超過2017年同期的165億美元和2016年底的164.7億美元。截至7月31日,該基金的總額增加至171.3億美元。
這些數字反映了東帝汶增長引擎在2017年初結束的現實,必要的重大項目和舉措仍在等待重啟,特別是對於後石油時代和天然氣的項目。

安東尼奧·薩姆百奧,駐帝力 -《葡新社》/《澳門平台》獨家報導 31.08.2018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