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 - Plataforma Media

我們

在喬治·奧威爾的《一九八四》和赫胥黎的《美麗新世界》面世前,葉夫根尼·扎米亞京發表了20世紀第一部反烏托邦小說。扎米亞京是俄國革命者,早在1917年十月革命後不久就對蘇聯的經驗感到失望。《我們》在1924年出版,講述在遙遠的30世紀一個極權主義盛行的世界中,每個人的自由都已經不復存在,城市全由玻璃構成,裝有大量監視和控制系統。這些虛構作品所描述的,是在反烏托邦的社會中,總有一個無所不在、無所不能的人物,例如《我們》中的「大恩主」和奧威爾作品中的「老大哥」。這些作品,尤其是是奧威爾和赫胥黎的小說,以諷刺形式描述了一些想象中世界,涉及現代生活,甚至是發達世界的各個方面。在現實世界,與資訊科技和人工智能有關的科技進步日益顯著,但由於國家政府和Facebook及Google等大企業運用互聯網的方式,這種進步在一定程度上被蒙上陰影。全球監控、面部識別和快速獲取私隱的方式就如達摩克利斯之劍,侵犯了個人自由和基本權利這些權利很多時候都會因為缺乏制衡而不受保障。
澳門也不例外。在一些界別,有人擔心有些事情是做得太過,而沒有必須的保障,最近一系列惹人關注的立法提案和措施似乎證實了這點。這類措施包括在街上安裝大量監控鏡頭,讓警察佩戴攝錄機,此舉可能會牽涉到未來有關網絡安全和通訊攔截的法律調整等。因此,當局應該確保有監督機制防止濫用,並讓社會有能力捍衛關鍵的價值觀。
公共安全無疑是國家與公民的社會契約中一項寶貴的資產和基本的義務。 在這方面,澳門政府的成功獲得了廣泛認可。 在這個背景下,最近幾個月的跡象表明,如果不作出調整的話,人們的權利、自由和保障將會承受巨大的壓力。在極端情況下,我們生活的小社會有可能會變成對控制人們所有活動而不會自設限制的人的「天堂」和實驗室,成為其他所有人的「煉獄」。 我們。並非必須這樣。

馬天龍  25.05.2018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