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亂的國際中心 - Plataforma Media

錯亂的國際中心

本地精英希望接管賭場的管理。目前是沒有失業的時期,不必利用就業保護誘惑他們,或通過民族精英政治的奇怪方式。澳門甚至沒有足夠的人員可以確保一家大型運營商的成功;所有參與其中的運營商都身披全套盔甲——博彩和非博彩。外國投資被本地人士侵占——至少在數量和質量上佔據優勢。這是一種強迫接受權力的狂熱觀念,破壞了經濟多樣化、吸引投資和打造國際旅遊休閒中心的戰略。否認現實很容易;不乏精通於此的專業人士。但事實就是這樣的:後果是不可避免的。
崔世安在立法會上說過這些話;梁維特嘗試解釋無法解釋清楚的事情,而運營商的沉默是有症狀的。博彩牌照重新發放決定的關鍵時刻出現一種新奇事物:將管理權交至如飢似渴的本地人手中。其他一切,無論是好是壞,都是秘密。這一世界旅遊休閒中心的偉大戰略是:使管理本地化,正如博彩和旅遊掌握在必須離開的外地僱員手中時所做的一樣。
它會發生的。否認這一事實是另一種錯亂。認為不會宣布配額或運營商並沒有因受壓而與這種民族強加談判的人,是因為他們不想听到權力層所表達的話語。只剩一個疑問:是即將離開的本地精英嘗試將其影響力從宮殿轉移至賭場;還是北京希望控制外國運營商和流通的貨幣。
拋開道德不談,因為其在任何地方都沒有意義,無論誰是施動者,誰是受動者,北京和澳門十分清楚自己在做什麼 。博彩牌照的重新協商與有關澳門特別行政區2049年前的本質的決定是一致的。從形式角度而言,這一決定該是誰做就是誰做。北京和澳門政府的合法性不在討論之列。從戰略角度而言,沒必要做了一件事,但卻希望結果是相反的。從形象和溝通角度而言,不要指望做了一件事,但每個人都看成另一件事,甚至都看不出它是什麼。

古步毅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