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開放 - Plataforma Media

投資開放

美國報告讚揚澳門的外在投資環境,並無特別之處,特別就特別在於,在這個關鍵的時刻,它的出現就特別具有意義。因為疫情肆虐,令澳門經濟飽經挫折,愛國主義的風潮吹起,令澳門與西方的關係,由其是與葡語系國家的關係,更添不確定,而中國在政治上的施壓,亦讓中國,甚至包括香港和澳門,在國際上爭取認同面臨阻礙。這也是為甚麼,這份來自美國的報告,某程度上照亮了一片陰霾。


賭場收入一瀉千里,大批人員失業,中小企,尤其是餐廳和貿易業,相繼倒閉。澳門需要主動挽救局面,外來投資是一個重要的版塊,這部分與融入大灣區,實現區域一體化不但毫無衝突,反而恰恰需要澳門作為這個裏應外合的橋樑,協助雙邊達成共識和共同利益。
澳門需要著眼在一些我們能夠控制的地方,與灣區融合是國家的政策決定,並非澳門的想法。指引澳門應該怎樣做的策略方向已經有了,接下來澳門需要思考的是,要如何把握好機遇創新和做實事的能力,摒棄過往守株待兔的陋習,否則白白浪費自治的地位,也無法創造任何價值。
疫情終有天會劃下句號,這樣的迷思想法拖累著澳門以為可以一直等到某個未知時間的來臨,在接壤內地卻活在虛想的泡沫當中,這是不合時宜且百無一用的。在適當的防疫保護的前題下,我們迫切需要促進人員的流動。一方面,區域一體化是必要的,因為更大的市場可以有效吸引西方投資的興趣,另一方面,這樣對外的關係定位是目前最好的,也是唯一的選擇,讓澳門可以在大灣區特別經濟區域中,成為不可或缺重要的一環。

*《澳門平台》社長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