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狀病毒的一代 - Plataforma Media

冠狀病毒的一代

超過11年的歲月,我習慣手拉手進入校園,或陪伴著我的孩子進入學校。這個星期他們要回到校園,但我被攔在校門外。

能夠踏進我的孩子每天逗留8小時的建築物內的我僅僅是因為參與家長會,或者去行政辦公室處理那些官僚主義的事兒。

由於我的兩個孩子算是「大個仔」,喜歡上學,事情相對變得容易一些。他們不再需要父母呵護備至,也不需要捉緊他們的雙手登上通往學校操場的樓梯。

孩子們不再共同在操場玩耍,因為現時校長要求他們準時到達並直逕進入課室上課,並在最後一節課或活動結束後離開校園。

我們正在教導他們與人玩耍和生活是危險的,即使與他們認識並生活多年的人亦是如此。

在課室裡,他們將與朋友分隔開來,他們必須定期消毒雙手,若他們試圖對朋友表現自鳴得意或展露笑容,那將是徒勞無功。口罩將始終存在並隨時準備好防止那些好的與壞的。即使如此,他們仍必須學習,因為那是他們在學校的目的。

值得安慰的是:他們不會停止上學,這畢竟會更糟。然而,當他們再次遇到朋友時,他們會用手肘和腳互相打招呼。

我知道出於必要,我們正在教導他們與人玩耍和生活是危險的,即使與他們認識並生活多年的人亦是如此。

結交新朋友幾乎是不可能的。如果你不知道,請不要自我封閉,不然你將不被信任。他們將更難結交新朋友,而我幾乎無法認識他們。

葡萄牙和歐洲的確診人數再次上升。在法國的這個週日,確診病例達到一萬宗。

在葡萄牙,由於暑假期結束,學校亦隨之開學,似乎不可避免地確診人數將持續增加(自8月中旬以開始),從而增加了人與人之間的接觸。

除了所有以上這些,今天,我在想我該如何向我的孩子解釋,花幾個小時在電腦面前並不好。但在2020年,這似乎是最安全的。現在還不是評估這些變化對社會影響的恰當時機。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English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