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不出任何不讓他(蘇嘉豪)重選的原因」 - Plataforma Media

「我看不出任何不讓他(蘇嘉豪)重選的原因」

被控加重違令罪的新澳門學社前理事長鄭明軒認為,議員蘇嘉豪仍然是在立法會代表新澳門學社的合適人選。他以諷刺的方式回應檢察院對他們的起訴和法院下周的判決。他坦言北京及澳門當局對民主派人士有所提防,但他並不因此擔憂,而且正在做正確的事:監督無能的政府。

– 檢察院建議對你和蘇嘉豪科處徒刑,指罰金不起阻嚇作用,你對此有何看法?
鄭:他們的職責是提出他們認為最合適和想要的。關於此案,我不太清楚為什麼他們建議比先前的案件更重的判刑。
– 律師公會主席華年達等人認為,你們受的越來越明顯是一項政治指控,你有何看法?
鄭:無可否認,在這片「由決策者主宰」的土地,我們大多數事情某種意義上都是政治性的。在政府層面上,很少會有完全非政治性的問題。法律的履行,包括起草和一般執行,明顯都是我們社會政治運作的一環。但在這種情況外,無可否認有股力量正在邊緣化和威逼民主派人士,這點我很確定。
– 你認為初級法院在5月29日會怎樣判決?
鄭:我一直認為,只有明確的證據才能作出裁決,但是我已經預備好每日迎接新的事情。
– 假如你們被判刑,之後會如何部署?你的未來又會怎樣?
鄭:是時候重寫我的履歷了。
– 你覺得自案件發生後,人們對新澳門學社、對你和蘇嘉豪有何態度?你們有得到更多支持嗎?抑或因為你們被控加重違令罪,人們對表達不同意見和批判政府時,變得更為謹慎?
鄭:兩樣我都感受到。正如我前面所講,打擊我們的力量要將我們邊緣化,將我們描繪成不尊重社會和違法的人。一直以來,澳門都是個和平的小城,市民的看法也可能受這些力量影響。不過,其實越來越多人意識到我們親愛的政府的無能,他們會明白這是我們繼續反對、阻礙特區為所欲為的結果。市民明白這一點,也表達了對我們的支持。
– 可以透露一下你所涉及的其他案件嗎?
鄭:其中一宗是被控在愛都酒店涉嫌毀壞及侵入限制公眾進入的地方,這是唯一審訊中的案件,其餘兩三宗案仍在調查階段。
– 你感覺到因為你不放棄,北京和澳門政府對你施加了更大壓力和注視嗎?你會覺得受到威脅嗎?
鄭:我可以想像澳門民主陣營的人士被描繪成澳獨分子或對澳門的威脅,真是非常誇張。除此之外,領導團隊對我們的「照顧」和「愛護」比我們應得的要多很多。在澳門,放棄是很容易的事,畢竟我們不是在一個極為渴望民主、注意權力平衡的社會。不過,我們也很容易繼續我們的工作,因為我感受到大眾並不是很逼切要我們失業,政府每日仍然會犯諸多嚴重的錯誤。真正的威脅是內在的。如果安於現狀,放棄為成為更好的人、造就更好的澳門,這才是危險的事。
– 由於這種選擇,尤為是因為在2016年針對特首的示威而被控加重違令罪,你會否因為自己成為民主派人士而有所感慨?
鄭:當中的樂趣,我不會以世上任何東西交換。
– 一旦蘇嘉豪被判30日以上徒刑,並遭立法會投票終止其職務,新澳門學社會有何對策?你們會否考慮參與往後的選舉並再次派他出選?
鄭:我未知道學社將來會有何部署。從我個人而言,除非法律不容,則否我看不出任何不讓他重選的原因。
蘇爔琳  25.05.2018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