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受到考驗 - Plataforma Media

自由受到考驗

「雋文不朽」澳門文學節有三名作家因為受邀來澳的「時機不對」而缺席活動,這是言論自由褪色的訊號,象徵「一國兩制」再受考驗。
事件始於「雋文不朽」澳門文學節,但不止於此。文學節組委會由於三人來澳一事被指「時機不對」而取消邀請,惹起對於言論自由和意見交流的疑慮。指出三人或會不受歡迎的聲音似是來自北京,但沒有官方確認。憲法學者António Katchi指出,此事令確立澳門自治的「一國兩制」原則再受質疑。《澳門平台》訪問了多個界別的人士,了解對於自由的憂慮是否言之成理。
身兼澳門書友研習會會長的記者及編輯古維傑表示:「我過去沒有感到審查的意圖,因為從一開始,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不會理會。你會越來越感受到對編採的壓力和不支持,還有你所能想到最莫名奇妙的理由,但我不會因此卻步。」
古維傑是澳門政府新聞署首任署長,其後轉至文化局,之後主理《澳門》雜誌和創立東方文萃出版社,亦曾任《澳門每日時報》總編輯。在這段漫長旅程期間,澳門也有所轉變。
他說:「我個人感到在創作葡語作品時有越來越大的困難,講的只是社論方面。這是因為有能力提供支持和分配資源的人不夠敏感、無知和無能。言論自由取決於我們,討論和交流的空間正在收窄。」
藝術家朱焯信指自己從未受到審查,不過認為審查存在,但只是相對的。「身為在澳門的藝術家,我從未受到審查,因為沒有部門有這種職權。但如果你說政府從政治角度審查記者和藝術家等的人士,我認為這是非常普遍的事,世上任何一個角落都會發生,包括美國。」他又指出:「分別的只是審查的程度和方式,政府的做法可以有很多。」
澳門筆會副理事長鄧曉炯稱,從未受到任何形式的限制,指出:「身為作家,我當然認同言論自由的重要。從我的經驗而言,我可以寫我所想。」

沖擊不朽

華裔作家張戎——居英40年,書籍在內地被列為禁書;韓裔作家金淑姬——曾經潛入朝鮮;以及詹姆斯·丘奇(James Church)——曾在美國中央情報局擔任負責朝鮮半島事宜的特工,三人均獲邀出席文學節。
文學節在2月公布嘉賓名單,3月10日正式開幕。組委會在活動開幕數天前,表示收到通知指三名作家來澳的「時機不對」,因此取消對他們的邀請。主辦單位指來自中聯辦的「非官方」通知指無法保證三人順利入境。
法學專家António Katchi說:「就算這並非預料之中,也是不足為奇,因為禁令符合中國政府和澳門特區政府的行為模式。這種情況當然值得關注。」
身兼澳門理工學院講師的他指出,禁止這些作家入境「侵犯」了他們及其聽眾的言論自由。「言論自由包括尋求、接收和擴充各種信息和思想的自由,沒有界限。聽眾接收信息和思想的自由有所損害。」
古維傑認為葡語媒體的出版活動、作家及作品方面的沒有受到太大影響,而且這點是越來越清楚的。
他說:「澳門特區政府根據法律資助(中文及葡文)報章,不會直接對他們行使任何控制權或提出要求,報章也毋須載明這些資助。書籍出版則不同。除了對作家有所要求外,書籍出版要經過申請才能獲得資助,而且不時會被拒絕或面對資助不足。如果無法在最初通過資助批給,在協會層面的做法就是提供一個推薦者名單來支持項目,但我自己並不會這樣做。」
對於文學節發生的事情,數位作家沉默對待。
其中一位是全藝社社長兼澳門設計師協會會長朱焯信,他指自己並沒有留意事件。
任職文化局的作家鄧曉炯同樣不予評論,表示:「由於我所知的都是從新聞而來,並不了解事件的很多細節,尤其是有關主辦單位的具體事實,所以我覺得不太適宜公開評論。」
澳門大學中文系副教授、作家龔剛持同樣態度。對於本報提出的問題,包括澳門有沒有言論自由及批評的空間,龔剛教授回覆:「抱歉,我對事件並不知情,無法提出意見。」
龔剛的看法頗為重要,因為他身兼澳門中華文化發展促進會理事長和澳門比較文學學會會長。本報其後向他寄送多條相關的新關連結,未有回覆。
各大葡文和英文媒體幾乎每天報導事件。中文媒體方面,澳廣視中文電台和中文電視頻道,以及《正報》和《市民日報》等報章也有報導。
António Katchi 並不避談事件,表示:「很多人都知道中國的管治階層,鑑於其歷史和本質,會做出一些張戎在作品中提到的事,甚麼會有所超越。這當然是應該譴責的,但並不是新鮮的事。在今日的澳門,這些應該是與行政無關,因為本地行政當局受法律、而非中國共產黨的感受、意願或指示所規限。

射向靶心

澳門特區政府並沒有表示立場,官員回應事件時都否認曾就三名作家的入境事宜作出警告。
社會文化司司長譚俊榮表示支持澳門文學節,並無提到任何入境障礙。
保安司司長黃少澤指有關作家或會被拒絕入境澳門一事是「謠傳」。
文化局局長穆欣欣指她從新聞得悉事件,「相信澳門至今仍是安全、開放和自由的城市」。
古維傑表示:「對於數位官員的表態,我並不意外。不願意或沒有勇氣明確立場和對事件沉默是慣常做法。大家都不提是誰為作家的入境製造障礙。至於作最終決定的,明顯就是文學節的主辦單位,至少表面如此。」
雖然主辦單位指中央人民政府駐澳門聯絡辦公室曾對三名作家的入境作出警告,但該中聯辦主任鄭曉松指他並不知道北京對於此事的取態,又指自己不了解事件的細節。他亦表示,相信《澳門基本法》會得到全面準確落實,關鍵是正確理解該法。
António Katchi 表示,從《基本法》和「一國兩制」原則下澳門與內地的關係而言,「沒有中央機關有權力直接禁止某人入境澳門(與將人移離中國內地不同)或命令澳門特區機關禁止某人入境。」
鄭曉松回應傳媒時,同時讚揚澳門在維護國家安全方面做得很好。
近年有多次外來人士被拒入境澳門的事件,他們多數是學者、活動人士、藝術家或政治人物,理由都是安全。
就像以往類似事件發生時一樣,保安司司長辦公室和治安警察局都沒有回應被拒入境人士的數字和案件性質。治安警察局只簡約回應稱沒有錄得旅客被拒入境數字。其回應本報指:「治安警察局嚴格根據法律執行澳門特別行政區出入境的監控及管制,及以已有程序審視入境人士的條件,以此決定允許或是拒絕旅客入境。」
António Katchi 指出,澳門的出入境事務是當地的專屬權限,與出入境而非對外關係有關。他指這是澳門特區與個人之間的關係,受到行政法規管,並不涉及澳門特區或中國內地與有關人士的居住國的關係(這種情況受國際法管轄)。
他認為政府以安全為由拒絕個別人士的入境並不合法,指出:「與政府和治安警察局強調多年的立場相反,每當他們作出這樣的決定時,這些決定都不與《澳門內部保安綱要法》相容,因涉及的事宜與該法規定的情況無關」。
他說這並不是指治安警察局和政府誤解法律。「他們並不打算去理解它,只是以該法作為理由達到政治目的,比不去理解法律更不可取。」
他指有關人士到可向法院提出宣布禁令無效,並且要求賠償。「若非如此,政府和機關將會繼續不合法的舉措,因為在當前的政治體制下,對於地方政府來說,中央的意願往往比本地的法制更為重要。」

「我無法在干預下繼續領導文學節」

三名原先獲邀出席文學節的作家因為被指「時機不對」缺席活動,白艾德因此辭去「雋文不朽」澳門文學節項目總監一職,周一離開了這個他在七年前有份創立的項目。

—— 是誰告訴你有關三名作家參與文學節的事情?
白艾德—— 正如文學節總監白嘉度宣布,這個訊息是經中聯辦傳遞。這種聯繫總是先由白嘉度處理,而不是由我來負責。我是從白嘉度處得悉消息,因此自然無法指出消息從何而來。
——你們為何在沒有官方決定的情況下拒絕作家出席?
白艾德 ——我們並沒有拒絕任何作家到來,我認為這樣看待問題是錯誤的。我們通知作者發生了甚麼事,之後我們共同得出結論,就是他們最好不要來澳。
——你們對作家說了甚麼,他們有何反應?
白艾德——無論是他們的反應,還是我們傳遞給他們的訊息,在現在和未來都是私隱。一般而言,作家理解到有哪些風險。
——文學節的嘉賓是如何挑選?節目編排有沒有受到自政府或外部的干預?你有沒有感到任何形式的限制或審查?
白艾德——從來沒有任何形式的干擾,也沒有發送名單給任何其他人審批。文學節的日程一直都是自由的,完全自由,直至此事發生前沒有遇到任何壓力。每年的嘉賓都是由我、白嘉度和姚京明挑選出來的。
——你如何理解這次事件?它會對文學節、文化界和澳門有何影響?
白艾德——事件頗為嚴重,對文學節、這座城市和「一國兩制」都有影響。我真誠希望下不為例。我相信澳門會繼續是擁有一定自由的地方,儘管前景並非完全樂觀。
——你如何解讀所有相關官員(包括保安司司長、社會文化司司長和文化局局長)的聲明?他們提到這是謠傳,否認澳門政府有任何干預,認為事件並不嚴重。
白艾德——根據白嘉度所說,有關三名作家的訊息是來自中聯辦,而非澳門政府。
——你為何決定辭職,尤其是在文學節結束前就宣布?為甚麼是現在離開?
白艾德——我在文學節開幕前就辭職了 —— 這是很重要的。訊息很簡單:我無法在干預下繼續領導文學節。我在文學節開幕前宣布消息,是為了捍衛我不接受這一情況的個人立場。同時,因為我一直要履行職責,所以決定繼續擔任職務直到本屆結束。 如果我在第七屆文學節結束前就轉身離開,這對我們的團隊和所有嘉賓都是不負責任和不公平的。
——你表示文學節將會結束,政府已經對你們表示會取消支持。你如何看待這一決定?
白艾德——我沒有任何相關訊息。我不知道政府的立場或文學節的未來會是怎樣。自2018年3月26日起,我就不會參與文學節了。

「我不知道有沒有繼續的條件」

Yao-Jing-Ming-e1472803081259-276x300

澳門文學節副總監姚京明承認,文學節續辦與否是未知之數。他保證文學節的節目編排並無受到任何干預,但是亦指出挑選作家時一直小心翼翼。

——你曾否在編排文學節節目時感到某種限制、審查或壓力?另外,你在身為作家、學者和文化局等公共領域的重要成員時,曾經感到這種壓力嗎?
姚京明——在澳門文學節的節目上,我主要負責推薦和邀請華人作家,尤其是內地作家。我沒有感到任何來自政府或其他部門的限制或壓力,因為我本身知道可以或不可以邀請哪些作家,這可能與我在內地生活多年的經歷有關。身為作家,我總是感受到多個層面的限制:能力、時間、焦慮、恐懼……
——你如何理解事件?這事可能會有甚麼後果?
姚京明——這件事是不可預見的,已經對澳門的形象造成負面影響,或會導致人們質疑「一國兩制」原則。
——文學節一向以引入有爭議的藝術家和主題為準則。為甚麼會出現拒絕幾位藝術家的問題?尤其是其中一位9月時已在香港?
姚京明——一位作家在香港待過不等於就可以待在澳門。儘管港澳都是特別行政區,但兩者無法比較。
——你認為有條件繼續舉辦文學節嗎?政府會繼續支持嗎?
姚京明——如果澳門失去這個正在成為澳門名片、具有重要積極意義的文化活動,將會十分可惜。此外,文學節可以成為私營實體舉辦文化活動而受政府資助的典範。如果政府主辦這種規模的活動,預算將會高得多。至於文學節的未來,我不知道有沒有繼續的條件。這完全取決於活動的舉辦者的熱情和政府的態度。
——鑑於這次事件,你認為有理由擔憂澳門的言論自由和討論及批評的空間嗎?
姚京明——擔憂言論自由的問題總是有理由的,這是每位公民的基本權利。
——你如何看待這一據稱是北京干涉澳門事務的事件?
姚京明——在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期間,我聽到中國領導人重申實施「一國兩制」和「澳人治澳」政策的重要。
——你認為藝術家和公民社會現在開始應該做甚麼?
姚京明——為了令公民社會日益成熟,我們必須學會對所有事情作思考、評判和批評。

蘇爔琳  23.03.2018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