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場未有顯示意大利給歐元區的定時炸彈 - Plataforma Media

市場未有顯示意大利給歐元區的定時炸彈

意大利並非歐元區未來經濟不穩的唯一潛在來源,但卻是最易預見的一個。其他潛在因素有貿易戰和全球經濟衰退,或者是更可能出現的情況 —— 兩者同時爆發。 

貿易戰迫在眉睫。歐盟成功令美國推遲對其出口的鋼鐵和鋁徵收高額關稅,但依賴工業產品出口的歐洲貿易集團有如站在崖邊,不可將推遲宣佈徵收關稅誤解為特朗普有意和解。
美國總統採取戰術的是不會同時與歐盟和中國衝突。美國對歐盟的威脅並未消失,歐盟會被要求作出巨大讓步,才能換來永久性豁免。
貿易戰或其他地緣政治災難的越來越可能出能,兩者都可能會中止現時全球經濟擴張的趨勢。即使沒有經濟衰退而是放緩,也會不利歐元區和意大利。
鑑於歐元區爆發危機,意大利要可持續發展的話,只有一條前景難測的路——永久性的財政約束和經濟改革(同時祈求這類保守經濟的夢想組合能夠確保債務的可持續性)。回到現實世界,沒有意大利政黨承諾認真改革。贏得最近大選的兩個黨派——「五星運動」和反移民的「北方聯盟」都威脅採取與財政約束相反的政策,因此一旦全球經濟下滑,意大利將會首當其衝。
2019年的預算是關鍵所在,該預算案將在明秋通過,屆時意大利或會有一個新政府,但議會的政治動態更為重要。意大利的參眾議員有60%屬於民粹主義政黨,優先事項並非遵循歐盟的預算規定。政府積弱時,議會就會佔據上風。目前而言,意大利國會的多數議員不會通過另一個緊縮預算。
那麼,為何金融市場如此平靜?我認為這些市場誤判了兩點。首先是認為馬里奧·德拉吉(Mario Draghi)直到明年10年任滿前會能夠保障局勢穩定。但我不敢武斷認為,歐洲央行行長會為一個有意忽視預算規則的成員國提供援助。
當他在2012年承諾盡力時,意大利是由馬里奧•蒙蒂(Mario Monti)領導,亦即是一個由親歐盟的首相領導、技術官僚組成的政府。蒙蒂自然遵守了相關規則。
第二個誤判是認為意大利的政體力量總能設法讓極端主義分子遠離權力,忽視了計算選舉改革能夠確保中間黨派勝利多少數。選舉系統固然相當重要,但他們無法奇跡地扭轉民粹主義佔上風的局勢。
意大利今日的情況是二十年多年經濟政策的結果。這些政策無法為年輕人創造就業,許多受害者如今是支持兩個民粹主義政黨的主力。沒有國家能在經濟出現永久性災難下維持親歐盟的共識,即使是意大利這種家長制國家也無法做到。
除非「五星運動」和「反移民北方聯盟」自毀長城,否則不會放棄履行選舉承諾。五星運動承諾的是全民基本收入; 北方聯盟想要一個固定的稅率。兩黨都想扭轉養老金改革的趨勢,而這些承諾卻與歐盟的預算規則背道而馳。
重新選舉無法解決這個問題。重選可能還是會有同樣結果,激進黨派甚至會取得更大的選票份額。經濟改革和財政緊縮仍然不會是多數人的選擇。換言之:在目前所有黨派之間,很難看到哪個能夠確保遵守歐盟預算規則。
歐元區的悲劇一直都在於意大利的體量——其體量太大難以拯救,也因此決不可以任其破產。歐元區沒有工具有效處理大國危機。法德兩國關於歐元區改革的會談內容不太重要——為歐洲穩定機制制訂新例、保護傘和銀行業聯盟的下一步。
但是,如果德法兩國確實要認真預防危機,就應該探討建立一個單一的安全資產,作為對金融市場的保護,以及建立一個融資工具,為歐元區生產力較低的經濟體提供預算。但這種改革的政治可能性是零。
如果情況持續,我們就可以將經濟穩定時期定義為兩次危機之間的時間。

明肖  29.03.2018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