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在2049年後繼續自治對中國有利」 - Plataforma Media

「澳門在2049年後繼續自治對中國有利」

簡能思(Vitalino Canas)正面評價「一國兩制」在澳門的落實,相信中國有意維護澳門在過渡期議定的模式。展望將來,他認為中葡雙邊關係到2049年時將會以區域一體化作為框架。談到澳門的中葡平台角色,他建議增加對中葡論壇的投資。

澳:—你在過去30年間都與澳門政府有公務交流,多年來定期訪澳。你對回歸18年後的澳門特別行政區有何看法?

簡:我有時會定期到澳門考察,有時也會隔段時間再去。從理論和應用層面而言,我要強調的是「一國兩制」從理論和應用層面而言行之有效。讓我更感興趣的是,澳門政權的和平過渡令葡萄牙和中國保持友好關係。澳門的模式雖然有所發展,但基本不變。我認為澳門明顯已經實現過渡,並且維持生活方式和與移交前大致相同的行政系統,高度穩定性和創造財富的能力,而且居民生活水平很高。
澳:最近有聲音表達對澳門法律制度的憂慮,尤其是在權利、自由和保障方面。你有同樣的擔憂嗎?
簡:我知道這種憂慮存在,從朋友交流和新聞上略知一二。社會對此的確存在議論,不必避而不談。不只澳門,整個地區都有這種擔憂,只是有些地方(例如香港)的社會運動較為激烈,而澳門的大眾可能對這方面較少表態。我並沒有甚麼神奇方法來解決此事。很遺憾地說,與權利、自由、保障以及法治相關的問題都是全球未曾解決,包括歐洲。只要看看東歐和一些歐盟國家正在發生的事情,就會知道這些問題無處不在;擔心的不只是澳門人,但我認為中葡就維持澳門現狀這個問題上有堅實共識。我亦認為中國有意尊重它的國際承諾,目前沒有太大改變。這是一個重大的保障。
澳:公民社會方面又怎樣?

簡:我認為社會必須有關鍵多數的群體,能就問題施加壓力,藉此確保《基本法》確立的問題解決方式得以遵循,《聯合聲明》中對權利、自由和保障的原則得以維護。
澳:最近有兩件事件惹起激辯:先是議員蘇嘉豪中止職務,然後有三名作家被指因為受到來自中國內地的壓力而缺席「雋文不朽」澳門文學節。另外,很多香港的活動人士、政治人物和記者被拒入境。你對此有何看法?
簡:很抱歉,我也許未能詳盡回答這些問題,因為這些都是澳門內部事務。我只是受邀來澳,在澳沒有任何職務。我在葡萄牙有政治職務,因此不想干涉澳門內政或冒被指為干涉澳門內政的風險,尤其是這些。我只能說,先進的社會一般是知道如何制定一套標準,在治理時尊重法治和法規、人民權利和與社會未來進程相容的民主基本體制。澳門具備實現這個願景的條件,建立了完整的法律框架,我期待澳門實現這點。
澳:粵港澳大灣區的整合發展日漸成為政策的重心,澳門應該如何定位來保持它的優勢和自治?

簡:澳門在2049年前的自治是受到保障的,而這個整合發展的界限在兩國(葡萄牙和中國)簽署的國際協議已有載明。我認為整合的程度將會擴大,而且無可避免。政治及行政方面的自治已在國際文書訂明,任何區域整合的倡議都不能將之除去。
澳:2049年後會是怎樣?
簡:這些國際協議在2049年後便會到期,所以很難說。在不妨礙更高層次的(特別是在經濟方面的)區域一體化的情況下,在現在以至2049年後的政治自治權問題上,我認為中國維持對澳門的自治方針實在有利。我難以預料未來中國會有甚麼舉措,但我認為,即使在2049年後,中國仍然有必要保持澳門的自治和政治、文化和經濟特徵。
為甚麼呢?現時全球形勢日益複雜,各個國際實體之間的關係時常受到細節的影響。澳門是中國的一個細節,亦是一個中國與全球其他國家連繫的平台,旨在應對激烈的競爭。巴西是葡語大國,葡萄牙又在歐洲內,兩者都中國明顯的理想合作夥伴,對中國很有利。
澳:講到澳門作為平台,這引申到澳門在中葡關係中的角色。你怎樣評價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澳門)的工作成果和未來政策?
簡:中葡論壇的功能尚未完全整合。我認為中葡論壇還是需要中方加大投資,使它更加知名、更有效率和活力。因為我們討論的是一個平台,而不單單是與某個國家打交道;這是一個連接三億人口與多個國家打交道的洲際平台,因此必須有充分的準備、足夠的資源和高效,不能只是一個不時訪問某個地方、推廣業務的小型組織。我想這將需要澳門特區和中央政府投放更多資源,這樣的話,成效就會顯現出來。
澳:葡語國家應該更主動嗎?

簡:葡語國家除了有自身的困難外,也有各自的要求和合作夥伴。在如今全球化的世界中,資源日益稀缺,許多人密切關注這些國家,所以等待他們的加入並非可取的態度。如果我們希望與某人有良好關係,總不能等著別人打電話給我們,必須採取主動。

澳:至於葡萄牙,里斯本與澳門的雙邊關係是怎樣的?

簡:澳門特區應該重視這個問題。與其他國家一樣,葡萄牙與中國的直接關係向好,這不僅是因為中國在歐洲(特別是在葡萄牙)的戰略領域作出一系列投資,也是葡中兩國在不經澳門的情況下有政治和經濟的直接交流。我們與葡萄牙電力公司(EDP)、葡萄牙國家電網(REN)、葡萄牙金融體系或政府的人士交流時,發現他們並不認為這種關係要澳門建立,他們直接與中國交往。

澳:澳門如何可以強化這個角色?
簡:澳門應當關注這個現象,並且創造條件,著力成為及繼續擔當中國與葡語國家的平台。其中一個擔憂在葡治時期就存在,就是澳門過度依賴博彩業。換句話說,我認為澳門與以往一樣,只是著眼於與博彩業有關的房地產開發、發展土地,為興建更大型的賭場和開發與博彩相關的旅遊體驗提供機會。這並沒有充分把握現在的大好時機。澳門應該借助這個機會,變得更為經濟多元,在吸引更多投資的同時,進軍博彩行業以外的領域。但現在還沒有見到這方面的進步,令我頗為意外。

馬天龍  23.03.2018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