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的終結 - Plataforma Media

Facebook的終結

《聖保羅頁報》放棄了Facebook。這種做法就像丈夫背叛了妻子。甚至我待在你家,但你再也看不到我的微笑了。

報刊一直很喜歡Facebook。在向數字化轉變的艱難過程中,社交網絡似乎可以為傳統出版商的苦惱給出完美的答案。對於經營紙質出版物銷售業務和迷戀將廣告商的錢轉移至電腦和手機屏幕的人而言,Facebook似乎可以提供便利。這一點毋庸置疑。
扎克伯格開放了個人簡歷並發帖向新聞製作者表示:歡迎來到數字黃金國;這裡有你們的讀者,我已經把你們的廣告商帶到了我的祭壇。而且他們已經去過了。
很快他們就開始通過被看客的過度興奮所蒙蔽的點擊率和點贊衡量成功。但當他們以衡量相關事物的尺寸為樂時,他們忘記了為什麼廣告商在報紙上做廣告:因為他們有聲望。
就是這時,在扎克與媒體幸福的婚姻之間有了第三者插足:假新聞女士。家中被盜,拴上房門,這位小客棧的主人陷入各種醜聞後立刻決定結束狂歡,並將家中萍水相逢的朋友驅趕出去。對不起。新聞裡的東西我都不懂,我不想要你們了,抱歉打擾。
報刊在被商業利用後棄置為第二計劃。可能會有網上版報紙,但很少有人會讀。就像一個被欺騙的女人,有些人會喊叫:現在呢?太不幸了!
但並不是所有人。巴西最大的日報《聖保羅頁報》決定停止使用Facebook,並以輕蔑的態度對待它。我待在你家,但你再也看不到我的微笑了。
這份巴西日報是世界第一家棄用Facebook的大型報刊(590萬粉絲)。 《聖保羅頁報》的態度至少是破壞性的。之後我們才會看到這是情緒宣洩或僅僅是媒體資訊。但有一件事是確定的,羅馬開始向叛徒付錢不僅因為我們處於數字時代。
這甚至可能就是Facebook的終結。

若澤•曼努埃爾•迪奧戈*  15.02.2018
*媒體資訊專家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