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惡的軸心 - Plataforma Media

邪惡的軸心

特朗普遇上與他鼓旗相當的對手,外部危機也正好掩飾了他內政的失敗。金正恩,「火箭人」在路上。玩弄飛彈來彰顯他的共產政權,這個奇特的概念就正如他在電視新聞上三回五次的以軍事手段為重點的審美一樣。時間沒有停住,也不是偶然,也不是因為有個瘋狂的獨裁者。而是因為政權的理性。狂野的西部世界所令我們吃驚的是他們都知道自己在做什麼;雙方都深信這是應該做的;雙方都有統領世界的野心;并相信所做的一切都是理所應當的。
當然「西部牛仔」是有支持者的。比如南韓和日本這些國家,喜歡聽到叫喊和威脅。這是支配他們的邏輯,以色列人面對阿拉伯的威脅的邏輯也是如此。這個小獨裁者,很明顯是為了挑戰他政權的人而活。掘起的國家像俄羅斯和中國并不想看到美國士兵就站在家門,而這也是有理由的。外交方案有其理性所在:趕走美國人,他們是邪靈的頭目。
他們犯了兩個錯誤:首先,他們給自己不再控制金正恩的形象;然後貶低這樣一個事實,即他們正在應對一個應只活在遠古的自我。我們以前已經看過這部電影,比奧巴馬、布什的父親、兒子還要早之前,一些激進的年輕人和救世主義的人寫了許多如何控制邪惡的文章。伊拉克和北韓是需要應對的惡魔。比如萊斯(Condoleezza Rice)和唐納德·拉姆斯菲爾德(Donald Rumsfeld)現在不會再對世界宣講的,但早已發出過的號召,就是攻打伊拉克。
除了幾個非常感興趣的人外,對任何人都不重要。但這個不應被延續下去,而且早就該結束了,是應該按步就班使之結束的。

古步毅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