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無底線的妥協 - Plataforma Media

毫無底線的妥協

好的,每天睡五個小時;好的,凌晨三點起床;好的,兩點開始工作;好的,節假日期間也工作;好的,還會做其他人的工作。為什麼?因為我們需要答應 。
無論你有沒有看過《金絲籠》這部影片,它所突出的現實毫無疑問是——我們永遠在說「好的」。為什麼?因為我們需要答應。因為我們身體的每一寸都非常清楚它們不屬於這一塊土壤,這片土地和這個民族——儘管它的氣味,空氣的濕度,它的文化,風俗和人民對我們來說是那麼的熟悉,從清晨的第一縷陽光將我們喚醒,直到夜色降臨等待吃晚餐時身體的疲憊不堪。
為什麼?為什麼你總是在說「好的」:好的,每天睡五個小時;好的,凌晨三點起床;好的,兩點或三點就開始工作;好的,節假日期間也工作,儘管沒有報酬;好的,還會做其他人的工作;其他人這樣理解只是因為他們都出生在這裡,而你不是,所以你要同意在早上7:00上班,20:00下班回家,不能有孩子,也不想要孩子(要孩子幹什麼呢,讓他們繼續面對這種現實?),同意一切而且不能有絲毫反對,為了同意而同意。同意能讓你領先人前,同意成為了你的護照或薪資(讓你麻木),同意沒有錢買肉,同意所有到這裡來尋找「這樣的工作」的人並把你的房子當做機場使用,同意智慧手機和流下淚水的「cecáipe」,同意「uátsápe」、「fâisse」和其它所有和此類似的應用程式——我們不能進入,撫摸,擁抱,接吻,生活。
幾天前我獲知了(失業)就業和職業培訓研究所的「口號」:「你夢想的工作是在一個歐洲國家嗎?」,好吧,(失業)就業和職業培訓研究所的先生們,作為行家,我們太瞭解其中隱情,因為只有這樣我才能理解你們對歐洲這些所謂的富裕國家的奴性,我肯定這些國家會為對移居到此的每一位葡萄牙人所犯下的暴力而感到永遠感激。這些葡萄牙移民們追尋著目標,投入所謂的世界第一經濟體的貪婪懷抱。因為世界第一祇是其表面的,不屬於要與11個「難民」一起分享一個三居室的移民勞工;三居室的客廳更像是聯合國,衛生間在室外,在零下十一度的冬夜上廁所時感覺臀部都要被凍在馬桶上了,連著抽三支煙只是為了保持胸部和雙手的溫暖。因為我們需要錢;因為我們的家鄉沒機會賺錢,祇有饑餓。因此我們總是說「好」。因為如果你不說「好」,那麼就會有人取代你的位置,而且是以更低的薪水。
影片《金絲籠》取材於生活,語言和移民,主人公喬和瑪麗婭十分幸運地獲得了一筆遺產:一所房子和一些家鄉的土地,所以他們決定說不,並返回家鄉。整部電影和兩小時的夢想都在Carmo和三位一體之間起承轉合。我也希望自己有一天能說「不」,但那樣的遺產祇存在於電影中,回家祇存於我閉上眼睛,沉入兩個半小時的睡夢中時:夢中的我再次在沙灘上奔跑,你在遠處看我打球,彷彿沒有明天,彷彿我不需要醒來。

若奧.安德列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