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光短淺的資本 - Plataforma Media

目光短淺的資本

生產率在葡萄牙被輕視的日子已一去不復返。人們在學術走廊中流浪、分離和迷失;也很少聽到權力背後的秘密;企業家把這些默默咽下去,也從不向電視新聞吐露。千禧年交接之際,年輕的大學生米格爾.弗拉斯基洛(Miguel Frasquilho),之後的議員、經濟部國務卿,萌生研究比較生產力的想法;在盧森堡,歐洲第二大生產國,三分之一的經濟活動人口是不搞研究的葡萄牙人。這不是遺傳學問題,也不是文化問題;人們首先關注的是體系組織問題。也就是資本生產力。
有關減少公職部門工作時間至每週35小時的討論,焦點瞄準錯了。不是週六上午工作與否的問題,雖然澳門很看重這一點,這可以解決公職部門改革和公眾接待的問題。
正如瑞典人的生產總值高低與16點30分下班無關。問題是,工作的人不應該接私人電話;不要因為不懂回復就假裝沒看到郵件;不要因為害怕做決定而躲起來;不要害怕上司、客戶……甚至是自己的影子。
這場討論不只是葡萄牙的 —— 也是世界的。重要的是,明顯迫切需要公共行政改革的澳門;不關注工作時間,而是工作品質、效率和戰略目標的準確性。問題是,葡萄牙有很多沒有資本的資本家。他們的東西都是借來的,業務出現問題時,他們留下房子和車子,銀行則留下其他能留的東西。在澳門,企業因特區保證其收入和職工權益制度而腐化墮落,不思進取。
在虛假的緊縮方案背景下,資本家當然想少花錢多辦事。這是典型的資本目光短淺情況。因為我們需要的是做得更好、做不一樣的、帶附加值的東西。這一責任是老闆的 —— 而不僅僅是聽令行事者的。

古步毅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