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治與責任感 - Plataforma Media

自治與責任感

一個青少年,雖然孔武有力,甚至可能是一個很好的思考者,但仍然不是完全自主的。這一階段已有一定對自身的想法、對未來的抱負和執行能力。

當不論在有助力或受引導的情況下,或是接受監督或權力下都不妨礙自我構建,一個青少年就會被認可為成熟。這自主是與那靈魂的可持續發展和成長潛力相應的。但這不是澳門在展示的,而是相反,澳門所展示的是其不成熟。

延伸閱讀:只剩下籌碼的政府

這甚至很正常。澳門是一個小城,幾個世紀以來一直處於葡萄牙管治之下,經歷了二十年的黃金過渡,順暢而繁榮。她睡著了……現在醒來卻不知道如何真正為自己負責。這一年輕的地區存在結構性障礙,比祖國的權威或危機背景更大的障礙。

自主的能力不僅取決於《基本法》或如何解釋法。現實是我們需要回歸到今天的中國。而成熟就是保持與中央的關係,擁抱積極的一面,繞過消極的一面,但做到這一點,成長是無可倖免的。

延伸閱讀:傳說和敘述

政府不是經濟、社會和政治進步的唯一推動者。但是他們示範、立法、打開一些門,關上某些門。賀一誠需展示他在參選行政長官時提倡的企業家開拓精神和經驗。澳門需要他,也知道沒有討論領導權力的空間。企業、大學、公共服務……以及整個民間社會都需要強有力的領導,這領導層需要明白融入中國也是成熟的表現,可以負責任地行使高度自治。這不僅僅是一項憲法權利,同時也是沒有權利放下任何責任。

*《平台媒體》社長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