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再不一樣 - Plataforma Media

一切再不一樣

數字既是殘酷又是督定的。今年博彩毛收入將比去年下降35%,較2019年令人喜悅的水平減少5倍。與賭權開放的黃金歲月距離很多光年。

問題不再是知道該行業可以穩定在甚麼水平。就目前和將來的情況而言,這項業務甚至不再有利可圖。換句話說,在接下來的公開競投中,外國投資仍然是利害攸關的;但它會背棄澳門。

其實,疫情危機只是加速了北京的戰略,共產黨不喜歡賭博,博彩業消失了也沒問題。中國的建設熱潮也結束了,外匯匯款者、博彩中介的世界再沒有資金來源或牌照。當這個系統最大的支柱—太陽城像沙堡一樣坍塌時,這個沒有人願意聽到的信息在巨響中迴盪。一方面,澳門的危機在中國總體規劃中微如沙粒;另一方面,早就宣布過博彩規模將很快要受控—大約在2030年左右。跡象很多,而且越來越明顯。

延伸閱讀:分析料澳門7月博彩收入或僅1至2億澳門

這一切現時都不取決於本地力量、商業理由或澳門的情況。順著河流,目的地是珠三角。歷史通過葡語世界為我們開闢了一個通往外地的互補的通道。同時,商務旅遊及休閒旅遊必須填補博彩所建立的結構。

延伸閱讀:賭收「清零」

每件事都值得商榷。但是,若認為任何天才的理論、有遠見的分析或經濟實力能改變這趨勢,那就是誤解了時代的特性。澳門甚至不知道如何競爭,這甚至讓澳門保有了某程度的儀態。問題是她既不靈活也不稱職。她適應了,但並不知道如何真正行動。她缺乏現代化的能力,將捲入風暴當中,卻無法預見寶藏。

*《平台媒體》社長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