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清零政策須細思量 - Plataforma Media

澳門清零政策須細思量

António Félix Pontes

António Félix Pontes認為疫情防控的清零政策會對經濟造成的損害,並對這一政策的合理性存疑。然而,他認為,澳門有足夠的財政儲備在危機時繼續維持8年的本地補貼援助。這位經濟學家向《澳門平台》表示,澳門經濟增長依賴中國,特別是在通關問題上。

目前中國預測2021年國內生產總值(GDP)約為6%。面對疫情的挑戰,目前中國經濟發展有哪些優勢和劣勢?

António Félix Pontes無可否認,中國是首個從疫情中經濟復甦的國家,其次是美國。目前疫情反覆無常,且國家間的疫苗分配不均等導致了接種疫苗進度緩慢,因此,對於其他的新興市場和發達經濟體而言,從疫情中復甦經濟需要一個較為漫長的過程。實際上,中國經濟今年已回復正常,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內需逐漸回復至疫情前水平,這都是由於就業市場復甦及消費信心有所改善。以上都是當前中國經濟最相關的優勢,此外,一些結構性因素亦令中國經濟充滿活力。

另一方面,中國的房地產業發生了重大危機。恒大集團成為全球負債最多的企業(負債3,000億美元,比俄羅斯2020年的國債還要多),這已經對債權人違約。此外,還有一些中國大型的建築商由於缺少資金,難以償還債務,可能在短期內會面臨破產。

由於這些破產的實體大部分的債務都集中在中國的銀行,對金融業造成的影響可以很巨大。

因此,當前中國經濟主要的弱點是房地產業的危機,以及其對金融業造成無可避免的「骨牌效應」。此外,正如其他發達國家一樣,中國還面臨嚴峻的人口問題,對經濟社會的發展和國家的穩定性構成潛在風險。

─中國政府對今年經濟的預測是否太樂觀?還是說會持續增長?

António Félix Pontes:2021年,中國(世界經濟排名第二)的國內生產總值在所有季度裡都是正增長,但是增長速度明顯放緩(與2020年同期相比,2021年第一、第二、第三季度的增速分別為18.3%,7.9%和4.9%)。

2021年中國第三季度的經濟增長(4.9%)是自2020年第三季(增長也是4.9%)以來表現最弱,較上季度下跌3個百分點(7.9%),若與第一季相比,則相差13.4個百分點(18.3%)。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中國第一季度經濟出現高速增長的主要原因是2020年同比出現經濟下滑,這是受到當時的隔離政策和生產、分銷停滯所影響。

2021年第三季經濟發展的不利因素有:全國能源危機導致的大規模停電、國內消費水平和生產水平低於預期、疫情反覆、隔離政策帶來的負面影響,以及前面提到的房地產業融資難、負債高等因素,都導致2021年中國第三季度經濟增速緩慢。

對於今年的經濟預測,中國中央銀行行長稱,今年中國的國民生產總值將以8%的速度增長,與今年10月發佈的《世界經濟展望報告》及其他研究機構得出的預期一致,但可能由於2021年後兩個季度的增速緩慢,其他中國相關機構將預期下調到6%。

我認為,儘管中國2021年第四季度的經濟增速也可能會放緩,但值得注意的是,還有其他各種利好因素,有助2021年第四季度的經濟增長。

一方面,消費者的信心提高,另一方面,使用化石燃料的政策的放寬,以及投資力度的增加,都將繼續推動中國經濟增長,預期中國第四季度的經濟會有相當的增長。

因此,我認為今年中國的國民生產總值增長會在6%到8%之間,希望實際不會和我預測的相差太遠……

您認為中國內地經濟的發展會影響澳門經濟的發展嗎?會是同步發展嗎?

António Félix Pontes關於第一個問題,儘管中國內地和澳門的經濟支柱不同,但答案是肯定的。

在澳門的經濟結構中,第三產業獨大,佔90%以上,大幅拋離排第二、只佔10%的第二產業,而第一產業可謂是微不足道(0.1%)。然而在中國內地的經濟結構中,第二產業非常大,第三產業也在穩步提升,第一產業也為10%的勞動人口提供就業職位。

中國內地經濟的穩步發展將令居民收入不斷提高。在開關政策的鼓勵下,內地居民會到澳門旅遊(我考慮的是2022年的後疫情階段),帶動娛樂場、酒店、餐飲、購物等消費。在過去,這為澳門經濟帶來了不少收入。

延伸閱讀:希望在疫情終結時

至於2021年中國內地和澳門是否同步發展,從是否會發展的角度而言,我的答案是肯定的,但是從國民生產總值的增長速度來說,卻是否定的。澳門的經濟增長會更快,達到28%至30%之間,而中國內地的經濟增長,正如我之前提到,會在6%到8%之間。

從經濟角度而言,您認為對疫情採取清零的政策是否有益?有沒有在防控疫情和穩固經濟方面可以作為例子的國家或地區?

António Félix Pontes疫情清零的政策,主要體現在封鎖邊境、在發現一些病例時採取社區隔離及強制隔離,有時,隔離時間還特別長。這些措施容易為經濟造成不穩及負面影響。

這些措施在疫情剛開始是合理的,因為當時我們對病毒還不是很了解。但是現在這些措施似乎合理性成疑,在中長期難以持續。

換言之,這些措施在短期內有效的話,這些措施的延續性就成為需要考慮的重點,要考慮其對經濟活動造成的干擾及損害,以及考慮政府無償地,上百萬、上百萬的花費公帑補貼居民和企業。儘管澳門有足夠的財政儲備,可以保證在發生危機時,向居民和企業持續發放補貼7到8年之久,但是財政資源不可能是永無止境的。

除了上述提到無法持續堅持清零的政策外,事實證明新冠病毒是無法徹底擊敗的。這會像天花、流感、肝炎、麻疹等病毒一樣,與我們共存,可以通過醫療手段和(或者)接種疫苗來治癒或降低感染風險。就新冠病毒,現時已研發出了不同的疫苗,研發專治新冠的藥物只是數以月計的時間問題。我堅信當中國政府擁有治療新冠病毒的藥物後,就會拋棄清零政策,使其成為歷史。

在我看來,目前出現的Omicron變種病毒傳染性更強,但致死率更低,因此需要檢視以清零作為疫情防控的措施。但首先,澳門政府需要集中力量加強有效的行動,切實提升疫苗接種率到至少85%。

現時中國內地和澳門的接種率(兩劑)分別達到75%和70%以上,這是令人鼓舞的,雖然在風險最高的長者群組還需要進一步提升。

因此,我認為目前政策雖然在防疫方面或者有效,但經過一段時間後,正如我前面所提到,不僅會對經濟造成負面影響,也會帶來其他反效果,因為一些市民會因而不願意接種疫苗。

至於能讓澳門參考的、已放棄清零的國家,我想能借鏡新加坡、紐西蘭和澳洲。他們各自的政府都看到清零措施對經濟造成的損害後,都認為這種方式並不能持續。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