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桑比克新學年該如何是好? - Plataforma Media

莫桑比克新學年該如何是好?

儘管莫桑比克政府宣布,將在學校的衛生基礎上投放資金,並承諾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讓學生能夠在本學年12月結束前能夠恢復面授的課程。然而,根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對該國評估的最新報告,認為這個目標在實現將上遇到很大的困難。

目前,莫桑比克約一半的中學沒有廁所,只有一半可以使用公共供水系統。作為教育部正在草擬的調查部分,本月初發布的聯合國兒童基金會關於該國的最新報告數據顯示,透過實地收集的信息,可見由於許多學校沒有適合的衛生條件,莫桑比克面臨著復課的困難,更毋庸說學校可採取更多的防疫消毒工作。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致力推廣「水、環境衛生和個人衛生」(英文縮寫為WASH,即Water, Sanitation和 Hygiene三個字的字首組合縮寫)的干預措施。聯合國的目標是鼓勵政府「確保在所有學校中安裝盥洗設備」,以便學校能夠順利復課之餘,又能達到健康安全的標準。聯合國兒童基金會6月時發布的報告指出:「封閉學校的時間越長,小朋友失去學習的時間就越多,尤其是女童,時間越久,她們不能重返校園的機會就越大。」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副代表卡塔琳娜·約翰遜(Katarina Johansson)表示: 「要復課,就必須要在良好的計劃基礎上進行,以確保學生和老師可以完全安全,從而避免在學校中感染冠狀病毒。」

疫情原因,莫桑比克學校關閉大門的時間比其他國家都要多。莫桑比克在開學一個月未夠便宣布陷入疫情,3月底起對全國實施管制,並隨即宣布進入緊急狀態,包括所有學校、所有年級被迫關閉,只能透過遠程學習繼續課堂上的安排。然而,莫桑比克,作為全球最貧窮的國家之一,許多人別說家居網絡,甚至電視也未必有,特別是在莫桑比克偏遠郊區部分,人民經濟條件十分有限。今年六月底,莫桑比克總統紐西(Filipe Nyusi)宣布,解封學校,但由於衛生條件欠佳,宣佈幾週不久後他便撤回法令。因此,對於如何能夠針對不同年級的學生安排復課,仍處於計劃階段。

莫桑比克政府宣佈,自8月18日起,允許在高等院校復課,允許進行低風險的社交活動,同時允許舉行最多50人的宗教活動進行。高等院校班級較小,每個班級都嘗試遵循一系列的預防措施,包括保持社交距離和勤洗雙手。

9月7日起,緊急狀態除下,但仍保持著公共災難狀態。被視為「高風險」的活動計劃,包括12年級課程(相等於高中三年級),將於10月1日起回復正常。 在正式復課前,小學和中學須接受省級衛生部門和教育機構的檢查,但目前尚未有確定的日期,這些措施同時適用於公立和私立學校。

直接取消學年?

聯合國在最新的報告中指:「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向教育部提供財政支持,以遠距的方式準備廣播和電視節目。」該報告還著重強調:「政府需要進行艱鉅的工作,以符合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程序規定,好讓學校可以重新開學。」 但是,對此人們越來越抱有悲觀的態度。非政府民間組織公眾誠信中心(CIP)建議,莫桑比克政府評估直接取消學年的可能性,並利用12月之前的時間作出可能的改進,以使2021年的復課更為安全。

現時莫桑比克的公共教育體系中,約有13,300間小學和670間中學。莫桑比克政府在7月宣布,將計劃投資35億梅蒂卡爾(約4,400萬歐元左右)對學校開展重建工程,並冀學校可以分階段復課。但是,公眾誠信中心要求政府應制定詳細的計劃,以便作出更深入的干預。中心負責人認為,當前的教育系統結構,不能保證僅僅修復和更換水和衛生基礎設施,便足以防止大規模的污染。

尋求決定性指標

非洲聯盟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主任約翰·恩肯加松(John Nkengasong)在本月初時表示:「倘若疫情仍尚十分活躍,復課是沒有意義的。」他說,只有感染確診率低於5%的時候,才有可能復課。根據分析,在莫桑比克,可以共識訂立一個指標的數字,以指示下一步的政策推行。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的報告亦指:「新冠疫情在非洲大陸上正在蔓延,檢測確診的陽性比率從5%增加到7%。」

與此同時,衛生部正在各地區省會作血清流行病學上的調查。在首都馬普托的一項調查顯示,年齡介乎於60歲或以上的人士,血清陽性比率更高(4.48%),而35至59歲年齡段的血清陽性率則最低,只有3.03%。 調查還發現,確診感染的患者中有70.62%沒有明顯症狀。

莫桑比克衛生部在8月宣布,馬普托市成為全國繼卡波·德爾加多和納姆普拉後,發生社區爆發的城市,因為該城市陽性確診個案多,病例分散分佈和感染狀況的變化亦較複雜。截至9月6日為止,莫桑比克累計處理約4,500例感染病例,並錄得27例死亡。究竟這些數字是否將有助於在本學年的結果作出新的決定,仍有待觀察。

如果全交由莫桑比克的前教育部長,馬普托教育大學(國立)的校長Jorge Ferrão來處理的話,那就永遠都不用復課了。他曾在7月份的一次採訪中表示:「在楠普拉(Nampula)和卡波·德爾加多(Cabo Delgado)的社區爆發後,我認為首先我們要照顧好自己,減少病毒在社區內蔓延,待一切穩定後再復課。」學校管理部門或可控制學生在校園內的行為,採取防疫措施防止病毒傳播,但是學生到了外面,學校無法監督,更不用說在家庭與學校之間的關係,反之亦然。

他重申:「我們不能控制學生所有所到之處。在巴士站,人多了,沒有了社交距離,公共交通亦會承受一定的風險。」他認為,這場疫情以更敏銳的方式揭示了莫桑比克學校基礎設施的不足,表明了資金投入的迫切性。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