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大動干戈,澳門夜夜笙歌 - Plataforma Media

香港大動干戈,澳門夜夜笙歌

英國移交香港後,伴隨而來的是一片狼藉:「改朝換代後的香港將會是一片混局。」 這樣論述妖魔化了中共獨裁的統治,同時高捧了前宗主國。然而,自回歸以來,在短短的時間內,因為政局不穩的關係,香港的旅遊業銳減,貿易額亦大幅下降。這個「東方之珠」重新定位了其作為世界貿易及金融中心之外的角色,在自我身份認同上建構了近似台灣現狀的緊張局勢。

香港回歸23年。一方面,香港在自治與獨立、本土意識與仇中排外、民主與民粹這些概念之間迷失游離。另一方面,中共干預特區自治;愛國主義失去了理智,與鄧小平最初的理念背道而馳。2009年《基本法》第二十三條在澳門通過,當時並沒有引發很大的社會迴響。

時至今天,香港《國安法》的核心問題在於港人對中央投下的不信任票:社會撕裂嚴重,有人堅拒,有人強推。社會的暴力和激進分子賦予了保守的共產黨一個藉口可以有機可乘。

特朗普出動軍隊鎮壓湧上美國街道的反種族歧視運動;想像一下,要是換轉是法國防暴警察,面對佔領國會的示威者他們會如何處理…中國已經算是十分克制。但是,中國如今要向世界展示誰才是真正的話事人。

在他們的潛在意識裏,沒有中國,香港算甚麼。香港從未在英國的旗幟下擁有過真正的民主。北京拒絕民選領袖,只允許香港在框架下普選,要推翻現有的普選制度是不現實的。中國不談道理,她只有強硬的拳頭,和華麗的藉口。

我希望一個民主中國的降臨,民眾可以有思想的自由,國家可以向世界開放門戶。但是這現在並不存在的,現在我們離這個目標走得越來越遠,或走得越來越近……這並非靜態的,也不是完整獨立的。這種風向是隨中國人民而有所變動的,過去從來沒有外部勢力能夠干預,將來也不會有。香港再硬的骨頭,亦不足以螳臂擋車與中國正面抗衡。

反觀澳門,弱不禁風;只能賴以中國求存,西方力量也無法動搖。澳門對祖國內地極度的依賴已經滲透至其日常生活,本土文化和與國際的連接亦黯然失色。澳門背後擔心香港的政局不穩將影響到澳門現在的自由和生活方式。澳門不希望與北京交惡,亦期望在不與北京樹敵的情況下,中央不會對澳門辣手摧花。但這樣做,或許可能會助紂為虐。

中央會否真的懂得適可而止?中央政治局會否在掐著港澳脖子上時手下留情,或會否將棒棒糖分給乖巧的孩子,沒人能夠斷言肯定。

澳門不會大動干戈,澳門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澳門亦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今天香港所承受痛苦,比她給北京造成的痛苦更多。中港澳三地各有其掣肘。沒有一方能夠在這當中無拘無束地展現自己,或能在這段唇齒相依關係中獨善其身。

*《澳門平台》社長

Related posts
社論

上帝與巴西同在...

社論

應謹慎勿麻痺

社論

喚起反抗的心

社論

2020年5月25日澳門平台社論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