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迫感 - Plataforma Media

緊迫感

今年6月,多國元首出席葡萄牙《新聞報》慶祝成立130周年儀式,葡萄牙總統德索薩對此感觸,呼籲要將歷史聯繫作為通向未來的橋樑捍衛的「急迫感」,出席的包括多位葡語國家元首。我理解這種情感,感到淚水從我臉上流下來……緊迫感確實存在,它源於機遇和代際過渡。
我51歲。出生於安哥拉,曾在佛得角、巴西、葡萄牙和澳門生活……我的靈魂和心曾在帝汶活著。在那裡,新聞業是抵抗的武器。我對獨立前後的帝汶都有深刻記憶。澳門沒有經歷戰爭,也沒有出現過葡萄牙在非洲殖民期間的緊張局勢。但有共同的代際情景,它有時會被忽視:這是由這些情緒塑造的最後一代。未來的人們可以理解這種歷史聯繫,但無法觸及心靈。
我在街上擁抱一位90年代的朋友,與他交換了有關未來十年的夢想。我感受到了德索薩所講的含義…..當我看到拉莫斯·奧爾塔的笑容時,我想起要將衛星電話帶到山上的年月,在那裡以TSF的強大訊號抵抗壓迫。
在語言和文化統一的全球化世界,下一代肯定會做很多事情。我的孩子都在澳門出生,他們永遠與這片土地有一種聯繫。 但他們出生的時,澳門已經是中國的領土了。他們沒有切身感受過兩段歷史時期。這種特例不會重演。個人關係、記憶、公共和私人承諾與經歷過轉型的幾代人交織。這也是一項巨大的責任感。有些事情,我們現在無法做到,但我們在這段動盪的歷史中找到共同的視角,其他人、將要做這些事的人,則很難做到。

古步毅  06.07.2018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