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川十年:「沒想到還有今天」 - Plataforma Media

汶川十年:「沒想到還有今天」

在四川省北川老縣城遺址,時間停止在地震那一刻。16萬人曾生活在此,如今這裏卻只剩下坍塌的廢墟,一群群白蝴蝶飛舞其間。

2008年5月12日14時28分,四川發生8.0級特大地震,突如其來又威力巨大,許多人來不及逃跑躲藏,數萬人遇難、失蹤。
四川方言中,「擺龍門陣」有「講故事」的意思。汶川震後十周年,我來到坐落在龍門山斷裂帶上的這個省份,聽聽人們擺一擺有關重建和重生的「龍門陣」。

通過平原

成都距震央70公里,是古時四川平原的中心,但平原常遇乾旱和水災,山體流出的水圍堵著成都。
清政府時期有官員著手都江堰的水利工程,改變河道。在炸藥發明之前,是由火燒山體表面,再以寒冷的河水使岩石爆裂和弱化,這項工作歷時六年。
僅距震央25公里的都江堰已被完全破壞,即使前期出現裂縫引發擔憂,但水利工程完好無損。

天塌下來的那天

蘿蔔寨不大,距成都西北方向約150公里,海拔2000米左右,曾被譽為「雲朵上的羌寨」。
這裏的村民們對地震並不陌生。村民王保建告訴我,早在上世紀70年代,村幹部曾用大喇叭通知全村有地震發生,注意躲避,「只是當時震級不高,沒造成什麼損失。」
但這樣的經驗並不足以讓村民們有能力應對10年前那場地震。汶川大地震中,整個蘿蔔寨被夷為平地,家家都有損失,生命被落石和泥土吞噬。
「感覺就像世界末日一樣,我沒想到還有今天。」王保建説。地震前,他在寨裏經營著一間民宿。
地震發生時他恰好沒在屋內,妹妹卻失去了生命。當時她衝進屋裏去救自己的孩子,房子垮塌了,她被掩埋其中。
蘿蔔寨空氣清新、風景秀麗,一直是旅遊勝地。地震發生後,一位客人曾寫來一封信,問王保建是否還好。直到半年後,王保建才通過電話聯繫上這位客人,説「甚麼都沒有了」。客人回答雖然簡單卻充滿善意:「東西都能買回來,你需要甚麼?」
這位客人和其他幾位老顧客一起湊了26萬元錢,再加上政府另外補助9萬元,王保建重建了自己的民宿和開始新生活。原本的村落也被拋棄,遺留下來的破敗瓦礫默默為所有遇難者作見證。

汲取教訓

地震後,龐大的財政方案有助重建。法律也有所修改,建築標準亦有所上升。這個慘劇也許不會再次發生。
比如,汶川縣第一小學就由廣東省援建,校舍抗震設防烈度達到9級。教學樓寬敞通透,走廊裏掛著剪紙和刺繡等學生製作的藝術作品。與其他學校不同,這所小學只有在二層以上的走廊裏才能聽到孩子們的歡聲笑語,一層則一片寂靜。
學校負責人告訴我,為了避免因建築物倒塌被埋,這所學校一層不設教室。此外,學生們每年要進行至少一次防震演練。警報聲響起,學生們先要在教室裏等待2至3分鐘,根據地震的嚴重程度決定如何撤離。
在距震中不足3公里的映秀鎮,曾經是一個蓬勃發展的城鎮,地面看似被倒塌的牆壁和崩塌的學校屋頂所吞噬。對死去的人來說這是一個辛酸的紀念。對倖存者來說,地震發生後的日子裡,他們的問題遠遠未得以解決。基礎設施都殘破不堪,水電等基礎設施也遭切斷。
來自映秀鎮的劉勇是最早抵達災區的首批救援者。他妻子在地震中受傷,被直升機送去了醫院,他自己則留了下來幫忙。地震3個月後,映秀鎮才恢復主網供電,此前當地民眾只能靠發電機臨時供電。這個教訓讓劉勇和同事們銘記在心。2017年,四川九寨溝發生7級地震後,不到48個小時災區就恢復了主網供電。
除了重建基礎設施和完善政策制度,人們的心理建設同樣不容忽視。即使當地民眾搬進了新建的縣城,仍需謀生和建立新的社會關係,只有滿足了這些需求,重建才算真正完成,街頭巷尾的「龍門陣」才會重新擺起來。

海倫·本特利—《新華社》  18.05.2018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