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澳門人更上一層樓 - Plataforma Media

讓澳門人更上一層樓

人才發展委員會秘書長蘇朝暉表示,澳門是時候有更加遠大的抱負,目標是讓澳門人擠身國際精英之列,在澳門內外都能擔當要職。

這點亦是人才發展委員會的工作方向。蘇朝暉接受本報訪問時表示,澳門是時候拓展視野,不再將目光僅僅放在翻譯等領域。身兼高等教育輔助辦公室主任的他表示,為了應對專業人士短缺的情況,澳門應該有更加進取的政策,鼓勵高質素的澳門人才留澳或回流,但他同時指出,外地僱員在澳門的發展依然有重要位置。
— 你曾在一個訪問提到中高端人才最為短缺,澳門需要多少人才?
蘇:考慮到澳門作為中國與葡語國家的經貿服務平台與世界旅遊休閒中心的定位,我們第一階段的研究聚焦酒店、餐飲、零售、會展和博彩等行業。第二階段的研究則擴展至建築、財務和會計領域。有了這些研究,我們就或多或少會有一個概念。
— 但你有一個估計嗎?
蘇:這個有點難說,由於情況年年變化,所以我不以數字回答。首階段的研究在2015/2016年開展,我們將會再作檢視。我們正在開展有關研究酒店業的諮詢,並且委託了一所高等院校作博彩業的研究,要待這些研究完成的半年後才有最新數字。
— 政府在做甚麼來填補人才空缺?
蘇:除了研究,我們還改善了向公眾提供的資訊。我們知道我們有中高層職位的需求,因此在人才發展委員會網站解釋擔當一些專業職位要滿足的條件。單有居民身份並不足夠。我們列出證書和專業資格等必要條件,同時提及哪些高等教育機構有甚麼範疇的專業課程。至於人才培訓,我們聚焦三個方面,分別是在企業中高層的精英、專才(例如律師、醫生、工程師和會計師),以及有專業知識的應用人員。
— 在各個方面做了甚麼工作?
蘇:在培養精英方面,我們為居民提供獎學金,讓他們到香港或葡萄牙修讀工商管理碩士課程。在香港的課程是亞洲首屈一指的,在葡萄牙的課程則由葡萄牙天主教大學、里斯本新大學和麻省理工學院合辦。我們希望培養掌握中葡雙語的管理人員,這是重要的一點。除了這些選擇,我們也挑選出全球最好的15個工商管理碩士課程並提供獎學金。另一方面是國際組織,澳門有中葡論壇,亦是一個平台,但這等於澳門人只能擔當翻譯員、公關或提供後勤支援嗎?我希望澳門人也能在國際組織擔任高層,包括葡語國際組織。
— 委員會還有甚麼推動本地人國際化的措施?
蘇:一方面,我們與澳門開辦葡語課程的高校商討,讓學生在葡萄牙多留一年,並為他們創造實習機會。這些學生已經懂葡語了,相比繼續學習同一樣東西,獲得經驗更為重要。與此同時,我們亦與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合作,去年選拔了四名本澳青年分別到秘魯利馬、智利、喀麥隆和莫桑比克實習。目前,我們也正與聯合國難民署商討能否為居民提供到機會。
— 你剛才提到的其他層面呢?
蘇:律師和醫生方面,我們已經與各協會協調收集資料,因為我們需要數據作出統計。在應用人才方面,我們也有項目。有些企業的規模比政府更大。與其一直由政府出資和開辦培訓課程,這些企業可以推出這些課程。據我們所知,這些企業現在已經在這樣做。
— 這些政策能為澳門帶來所需的人才嗎?
蘇:目前重要的不僅是證書或完成某個課程,專業認證也相當重要。有了專業認證,加上經驗,本地人就能在職場上晉升。此外,如果資格還在澳門和中國內地受到認可,居民便能在兩地工作,他們的空間就會更大,這也是我們現時著力的方面。
— 獎學金資助是政府為鼓勵本地人增加培訓的措施之一。
蘇:另外,我們還透過獎勵計劃,鼓勵居民參與培訓,積極考取證照。項目當前處於先導階段,現是資助語言考證,包括普通話、對外漢語、英語和葡語。例如,澳門居民在[葡語]考試達到B2水平或以上可獲1,000澳門元作為獎勵,旨在鼓勵居民學習語言,同時也要參加考試證明水平。幾年後,如果我還在這裡,你再問我有多少人會講葡文,我就可以回答了。現在沒有人有這個答案。這個先導項目在七月截止,之後會擴至其他領域。
— 如果說有這麼多的人才短缺,為何堅持減少非本地僱員?
蘇:我們應為有能力晉升的本澳居民創造機會,他們才是我們關注的一群。宏觀而言,我們必須注意澳門的發展。在澳門缺乏勞動力的同時,也有巨大機會讓澳門人晉升至中高層。將全澳所有空缺由澳門人補上這點也不太可能。所以我們的目光應該更加務實。在保障澳門人晉升中高層職位時,我們也要確保澳門的穩定和發展,因此需要輸入勞工。
— 在全球一體化下,人們可以自由流動,澳門又是個幾乎沒有失業的城市,在澳門維持本地工人優先的保護政策仍然合適嗎?
蘇:我們需要為本地居民創造條件獲取更好的工作,但是也要借助非本地僱員來確保澳門的發展。鄰近城市爭相聘請高質素人才,這點是我們在澳門要好好思考的。所以,現在我們一方面協助本地人晉升,另一方面也吸引在外地的澳門人回流。某程度上我們確實面臨人手短缺,因此有必要輸入非本地僱員,確保澳門的社會和經濟發展。我之所以不講外地人,是因為指的還包括自中國內地的僱員。
— 你提到鄰近城市爭相吸引高端人才,彼此的政策有不同嗎?
蘇:根據鄰近城市的經驗,我們看到他們的政策是通過授予利益,例如投資居留或支持研究來「竊取」人才。而澳門沒有這種較為進取的政策,相反是比較被動。企業和專業人才只可透過貿易投資促進局申請居留,這是個很被動的做法。可以的話,我們應仿傚鄰近地區的政策,也需要將此議題提升至更高層面探討。
— 澳門青年聯合會近日一項研究顯示,不少本澳青年認為自身競爭力不及內地青年。你認為有這個高低之別嗎?
蘇:我不同意。我們澳門也有不少學生到內地升學並進入職場後非常成功,他們大部分都到北京和上海工作。要知道,打進這兩大城市並不容易。另外,憑藉在人才發展委員會的工作,我接觸了許多商界和科研領域的澳門人。跟你分享幾個例子。幾星期前我跟我一個中學同學在30年後再聯繫,他自中學畢業後就到美國矽谷生活,如今已是思科系统公司(Cisco Systems)的副主席。另一個例子,也是我們邀請到多間學校分享經驗的一位女士。她是核能博士,曾在日本工作,現居巴黎。深圳、北京和其他大城市的企業多番力邀她加盟,開出可觀的報酬,但她還是選擇留在巴黎。
— 所以你不認同本澳青年擁有較低的競爭力?
蘇:本澳青年的競爭力並非真的很差。最重要的是他們要有開闊的視野。澳門只有30平方公里,面積幾乎只是等同中國內地一個大學校園。如果青年只留在澳門,沒有外邊的經驗,很難會有相當的勇氣和自信心。葡萄牙就是個很好的例子,其國土面積不大,但葡語的全球使用率卻很高。葡人遍佈全球,不僅作為基層職員,同時也據有很多重要職位。所以重要的是青年人有意願去了解世界。
— 澳門一向與外地高校有很多合作。未來會有新的協議,尤其是與其他在葡語國家的機構合作嗎?
蘇:我們再簽訂了兩項新協議,分別是與葡萄牙大學校長會及葡萄牙理工高等院校協調委員會簽署,目的是希望葡萄牙所有學校承認在澳舉行的聯合考試成績,方便學生赴葡升學。另一方面,我們亦增加了赴葡修讀學士和碩士的獎學金名額。
— 澳門特區與葡萄牙聯合委員會下設的葡萄牙語言及教育附屬委員會早前召開會議。談到甚麼工作重點?
蘇:在調研方面,葡萄牙科技基金與澳門科學技術發展基金去年成功簽訂合作備忘錄,雙方團隊正為即將開展的聯合項目緊密合作。在葡語合作方面,將會提供多項獎學金。今年10月,將在澳門舉行校長會。我們了解到現在葡萄牙很流行學習普通話,但缺乏教師,我們可以在這方面發揮作用。
— 有意見指葡語在澳門越來越不重要。你同意嗎?
蘇:現時是葡語在20年間的全盛時期。很多中學都將葡語列入為外語學習,與葡國眾多高校建立了良好關係,令學生可以更容易赴葡升學。中央政府將澳門定位為平台這點很重要。像澳門這樣的新經濟體崛起,關鍵之一是文化創意,這也是特區政府的工作重點。投身文化、創意和藝術的學生人數翻倍。今時今日,會講葡語的人也比以前多。

— 可是中國內地對葡語的投放與日俱增,有近40間大學開設葡語課程。澳門能如何與之競爭?
蘇:大部分在中國內地高校授課的老師均來自澳門,而且近90%的葡語老師在澳門接受持續培訓。尤其是對中國內地而言,澳門是亞洲的葡語培訓點,這是澳門目前的角色。繼葡萄牙和巴西後,澳門是葡語教學的基地。這裡逾80名葡語老師有博士學位,在中國內地只有一兩名。

蘇爔琳  11.05.2018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