鋌而走險 - Plataforma Media

鋌而走險

我們毋須多少天分,就能理解澳門多數政治決策,竅訣就是跟著金錢的蹤影。在理解史提芬·永利的性醜聞時,我們要用一個較為陰謀論的態度,才會懷疑幕後推手或會意圖控制永利集團在拉斯維加斯或澳門的活動。相比之下,我們很容易就能看得出澳博的承批公司、轉承批公司和衛星公司有意向一隻虛弱的獵物伸手。只要將轉批給的來源與中國的政治環境交疊,我們就能輕易理解到如果說誰會「吞下」永利澳門,那個就是銀河。在這種情況下,鑑於現時有三間承批公司和三間獲轉批給公司,到底還有沒有空間留給新的申請者?周錦輝?陳明金?抑或是外來的人士?
不理解博彩業的內幕,就無法理解澳門的政治經濟。如果對內地與特區的關係不甚理解,就不會明白內地力量控制中國或世界其他地方的娛樂場資金流動的需要。如果不了解誰擁有技能、關係和(制度上和實質上的)權力,並且以此探討賭牌的續期與本地、國家和國際層面的利益網,思考誰是崔世安的繼任人選可謂沒有意義。即使梁維特沒有成為特首,如果沒有意識到他日益增長或恢復的權力,解讀未來同樣沒有意義。
這時,全國人大會議期間賀一誠對譚俊榮和梁維特在京現身的「攻擊」實在令人驚訝。前者清晰回應,指出他是受邀赴京。更加令人驚訝的是後者的回應強硬而堅定,有如他的音色一般,表示學習、了解、認識……
賀一誠兼具能力、背景和關係,這些都令他明顯有資格參與角逐。但是有人將他漏掉,又或者是他被誤導、甚至是更差的,他感到害怕。第一個假設是嚴重的,第二個假設則意味著搬石頭砸自己的腳,最後的角逐肯定會嚇到那些尋求經驗、安全和權衡輕重的人士。空氣中瀰漫著緊張的氣氛,對於那些自知已經出局的人來說尤甚。任何想要站穩陣腳的人,都不能在此時此刻鋌而走險。

古步毅  06.04.2018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