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場我們永遠不會贏的戰爭」 - Plataforma Media

「這是一場我們永遠不會贏的戰爭」

香港藝術家黃宇軒認為香港要挑戰中央的干預近乎徒勞,加上近屆政府對抗爭運動的打壓。而他選擇以藝術作品發聲,目前正籌劃審查博物館。

黃宇軒——藝術家、獨立策展人、學者與城市規劃師,是現時香港文化界最著名的藝術家之一。因為他的作風,以及雨傘運動等民主示威中極具張力的藝術作品而國際聞名。他控訴香港越來越有限的言論自由和北京當局的打壓。他表示未來尚沒定數,香港正邁向「半極權」,指出雖然局面難以扭轉,日益嚴重的審查,但他不會放棄對現狀的抗爭。

問:據悉您們正在香港籌劃審查博物館,對嗎?
黃:這個項目在我的腦海裡想了一段時間。自我和林志輝的作品《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六十秒的朋友》在2016年被審查叫停,我就想以藝術的方式去表達香港越發增加的審查現象。這個審查博物館將是給所有審查案件調皮的回應。正打算寫信向審查員道歉。

問:稍後有其他計劃嗎?

黃:我正與林志輝策劃本年的項目,將會是「展館系列」的延續。「海港亭」作品結束後,我們在想創建其他身臨其境的空間來表達不同社會問題的可能性。今年春季將推出反映香港住屋危機的Pavilion for Our Living。此外,我也在進行另一個項目——Ways of urbanist seeing系列,以步行的方式發掘城市區域的新趣。
問:藝術和本地藝術家在當下的香港裡應擔當什麼角色?
黃:香港藝術家有迫切需要創作反映出中國對香港未來的影響、香港正經歷的不確定性以及政治局面的公共和政治藝術品。然而,我對社會參與項目更有興趣,因其對社會事務有直接的影響及改變人們的思維。比起以藝術空間反映政治事件,我更感興趣的是具創意和藝術氣息的爭議性項目。
問:您怎樣看待中央與香港的關係,特別是最近的這些年頭?以及這關係為本地的藝術及藝術家帶來什麼影響?
黃:中央逐步將香港引導成為半極權城市,從過去三年的政治事件中可以清楚地看到。不過香港藝術界也比以往更為積極。從某種意義上說,我們可以肯定有一個完善的另類藝術社區正在茁壯成長,而且其受眾也在不斷擴大。
問:香港本地藝術家周俊輝接受《紐約時報》訪問時,談到雨傘運動時表示「三年前,我們必須非常迅速、非常大聲地行動」,并言「更多的是傷感,我們現在講故事、聽故事已與當時有了一定的距離」。您也認為雨傘運動是香港藝術的轉捩點嗎?
黃:其中一個明顯的變化是越來越多的藝術家在社區層面上為切入點創作。他們對影響社區和小規模人群的問題感興趣。一方面,他們越發深信轉型只能通過社區參與來實現;另一方面,[這種變化]也一定程度上反映大家對重大事件,尤其與政治直接相關時所感到的無力感。
問:亦有藝術家曾道「我們正在打一場打不贏的戰爭,該怎麼打呢?」,您有同感嗎?
黃:長遠而言,我真的相信,鑑於中國的明顯崛起,香港受專制主義的陰霾將不久矣。所以在很多方面,這是一場我們永遠不會贏的戰爭。
問:一些最具爭議的藝術家還有什麼選擇來公開他們的創作?
黃:我們其實還有很多傳媒渠道和空間去表達具爭議和批評的意見。例如,《明報》周日的副刊有刊出很多批判性和有趣的項目。我認為藝術家、策展人及其他領域的人士很清晰一點就是,今時今日,我們需要建起能令作品散落社會的網絡,以免重要意義的作品不能現於「主流」媒體。
問:您的作品《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六十秒的朋友》——「第五屆大型公共媒體藝術展:感頻共振」的一環——被香港政府腰斬,在這一事上您有何看法?假如有人懼怕創作具爭議性的作品,給了他們空間又何如?
黃:事實比這個更複雜。我們的作品被徹回的確令我感到沮喪,當中重點是在於藝術家在獲得策展人、活動等的充分認可後,有權在多大程度上對自己的作品進行說明和解讀。我覺得藝術界所有行為者在面對藝術自由和所謂「敏感」話題時所潛存的衝突關係,只不過是目前我們正經歷環境腐蝕的一種表現。
問:香港的自由度和開放度漸降?您認為中央的干預越來越頻繁嗎?
黃:我覺得這已經越來越明顯……也是毋容置疑的,從香港每天大部分的報導中可看出。
問:您感到香港的身份認同和言論自由有改變嗎?這些本土上怎樣反映了出來?
黃:在身份認同方面,一九九七年圍繞這個問題有過很多的討論;而在現時的討論裡,我們看到視香港為一個政治實體和社會的理想大家各有不同的願景,這與以前只討論香港的身份文化在本質上有很大的不同。更廣義方面,「自主」和港獨等的政治願望仍可見於視覺藝術作品中。儘管電影製片人在發行方面面臨挑戰,但反映這些緊迫政治問題的獨立電影正在增長。關於言論自由方面,官方藝術機構的接受界限仍有待理解。不過,香港藝術家仍在努力向媒體表達他們遇到的局限。

不和諧作品

《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六十秒的朋友》是黃宇軒其中一部最具爭議的作品,其後作品被叫停。
《從》原定在環球貿易廣場外牆上,用燈光打出長達九個位數字的倒數,顯示 2047 年7月1日距今的秒數,以此提醒香港人回歸時中英約定的「一國兩制」和自主權 。投映期恰遇上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訪港,且就在他所入住酒店的旁邊。這一作品原為香港藝術發展局主辦的展覽「第五屆大型公共媒體藝術展:「感頻共振」的一部分,指由於藝術家在沒有知會策展人及局方的情況下,自行向傳媒宣布將作品名稱及其概念更改為「倒數機」,該作品不再屬於該展覽的展出項目。政府當局指他們違約及警告「危及業界於公共空間展示藝術品的可能性」。
蘇爔琳  26.01.2018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