負面形象 - Plataforma Media

負面形象

此次獨立辯論中的關鍵問題並非在於憲法,而在於政治。但是此次加泰羅尼亞危機的最大悲劇在於中央權力在其權威遭受挑戰時所採取的行為。馬德里的反應是惡劣的、暴力的,在各方面都應受到譴責。
歐洲政治思想中存在著不可否認的二元性:馬德里對巴塞羅那所採取的方式相比北京之於香港要更為強硬。事實上,西班牙警方是非常暴力的——而這一點我們從未在香港見過。如果北京像西班牙對待加泰羅尼亞人那般打壓「佔中運動」,人文主義的歐洲肯定會歇斯底里。
按照人民自決權的既定標準和所有的民主規範——關於憲法的論證是愚蠢的,因為所有的獨立運動都是挑戰現行法律框架的;從另一方面講,按照所有的人道主義標準,警察的暴力行為在面對投票箱時都是不佔理的。加泰羅尼亞的思想中只有一件事情是失敗的:分享獨立鬥爭的時期不對——缺乏真正的意義。
香港的故事背景基本是一樣的。根據法律,他們不能;許多人也根本不願意,武力革命不再是人們所願意考慮的。而在實踐中,只有兩條可能的獨立之路:與中央談判,或通過武力。
放眼遠方的伊比利亞半島或著眼近處的澳門,一個事實難以被吞噬:北京當局冒著國家威嚴受損的風險,表現相當克制;北京在香港的表現是一個真正的禮儀之邦,將馬德里的欺凌暴力形象踩在腳下。
阿斯納爾政府的形像被這幅畫面破壞:一位被西班牙警察抓住的加泰羅尼亞獨立派在地獄般的景象前哭泣。這幅圖像傳遍世界,因為這是一個圖像共享的世界。

古步毅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