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ício » 清明時節憶舊事

清明時節憶舊事

今年的4月4日清明節假期,很多市民都前往本澳及離島各個墳場拜祭先人和掃墓,所謂「天涯共此時,同寄一縷哀」每年這個時候市民都會一起掃墓,拜祭先人,寄托哀思,這個約定俗成的傳統,令很多即使遠在他鄉的親屬都會心生思念,心懷故人。離開澳門前往如香港等鄰近地區工作、生活的澳門居民往往也會在這時候回澳聯合家人一起前往墳場、墓園拜祭的(廣東人以及港澳人稱掃墓為「拜山」)。其中有部分先人墓地在內地的更會提前一兩天返回家鄉掃墓,以表孝心。
在過去,當中國未實行改革開放時,回鄉祭祖並非一件簡單的事,雖然邊境並無封鎖,但澳門居民要進入內地就要持有身份証明文件,經檢查後始獲准放行,上個世紀五十年代初澳門政府開始發放澳門居民身份証的時候由於諸多限制,例如:必須出示醫院的出生証明或教堂神父簽發的領洗証明等等,加上要繳交數元的費用(相等於當時一般居民幾天的工資)而且申領並非強制性的,令到澳門居民前往警察局辦領澳門居民身份証的為數實在不多,在此一提的是,我有一位舊同事李福麟先生的尊翁李老先生的澳門居民身份証編號就是NO.2的,至於前一名是誰人就不得而知了。
雖然當時澳門的居民人數大約衹有十萬之數,但是要回鄉掃墓的為數亦不少的,澳門中華總商會(當時叫澳門商會) 便發出証明便條,內容祇是列明持有人姓名、年齡、籍貫、工作及地址數項,回鄉掃墓的澳門居民憑此才獲得大陸邊防解放軍再為其填寫「港澳同胞回鄉介紹書」進入大陸,而在清明節的前後三日由於回鄉掃墓的人數以萬計,所以在這三日解放軍採取優惠政策,對祇前往中山以內而即日回澳的掃墓人士不用辦回鄉介紹書,所以每年清明節前後三天都有大批大批的澳門居民在關閘前輪候豋記,前往中山珠海掃墓,而繼澳門商會之後一些工會亦仿效向會員發出類似的証明,在1966年123事件後更以工會的會員証代替。
六十年代是大陸的文革時期,澳門居民雖然可以憑工會証前往拱北辦「回鄉介紹書」回鄉掃墓,及後並可探親旅遊,但是過程也不容易,首先,當進入了拱北蓮花亭的位置後便有解放軍到場監視並作抽查詢問資料,如姓名、籍貫、工作等,當問及籍貫時又會詳細查問你家鄉是否仍有親友,親友的姓名、工作、生活狀況、平常聯繫方式等等,抽查著你的解放軍一般都識講廣東話,但面容嚴肅,木無表情的,待他詢問完畢,填妥資料後,你又要坐著等候發放屬於你的「回鄉介紹書」,不過這大概半時至45分鐘的時間內你不會感到寂寞的,因為在此期間又有另外幾名解放軍到來與你一起朗讀「毛語錄」或唱「語錄歌」(當然你手上除了工會証之外最重要的還要有是一本紅色封面的「毛語錄」)。另外,當你回到家鄉便要親友拿著戶口簿及你的「介紹書」一同前往當地的派出所辦理戶口豋記手續,而返澳前又要一起前往註銷戶口,否則便犯了無可饒恕的破壞戶口豋記制度的嚴重罪行。
隨著改革開放,港澳居民返鄉掃墓及旅遊探親需用「港澳同胞回鄉介紹書」及戶口豋記的措施已被港澳同胞回鄉証(咭)所取代,而負責檢查入境者的解放軍邊防部隊亦改由公安部門的邊檢人員負責執行工作,而澳門居民申領澳門居民身份証的數目亦隨著社會發展及人口增長而不斷增加,現時位於南灣大馬路中華廣場的身份証明局辦理澳門居民身份証的人絡繹不絕,澳門商會及很多工會為居民填寫証明的工作亦早已完成它的歷史任務了。

陳思賢

聯絡我們

平台媒體,聚焦中葡關係。

平台編輯部

關於我們

電子報

訂閱平台電子報,縱觀全球新聞

@2023 – Copyright Plataforma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