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無希望 - Plataforma Media

毫無希望

在第二任期剛開始時,行政長官崔世安表示信心滿滿。給他信心的有梁維特,連接過去和未來之間的橋樑;勇敢無畏的羅立文;還有譚俊榮的政治感,行動派的化身……在醫療衛生,教育和文化均有建樹。然而,能量已經耗盡,一切都被打回原形。希望正將失去……
謹慎且博學的梁維特犯了一些錯誤。不僅沒令人眼前一亮,也沒有確定議程;拖延賭場計劃並製造了緊縮景象:順週期性的削減扼殺了服務於特區的中小型企業。羅立文在建築遊說集團的干預下降低了音量並失去了光輝。譚俊榮承諾會儘快建立新的醫院,但仍未建設;仁伯爵綜合醫院疲憊不堪,而人員僱用卻受阻;西塞•維艾拉(Siza Vieira)對於愛都酒店的意見,卻無奈讓步於保守派……
眾人批評各司長失職。人民的聲音表示要將他們驅離紅毯。有時似乎是,但這一理論缺乏證明。畢竟,是誰在攻擊他們的議程?崔世安?他本人都成了一隻鴕鳥,行政長官的憂慮不止一點,這位領導者顯示出他的疲憊和心不在焉。更讓人關注的是,是否在幕後有一雙操縱這個城市步伐和司長們生活的鐵腕。官僚版本方面一直是「國語」,但沒有咬緊牙關也未緊握拳頭。
「我們缺乏的是動員」,Zeca Afonso的革命詩句這樣說到。而且行動也是如此。但現實遠非一場革命,第二個任期的起始階段就出現了慣性和癱瘓的注腳。由於譚俊榮的努力,風險最大的事物進入了模式轉變的進程。暫停沒有在同一時間對所有人掀起戰爭。但是,有必要確保信念的力量。為什麼要進行動員……而且最重要的是,為什麼要選擇行動。

古步毅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