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的來臨 - Plataforma Media

未來的來臨

一切始於一份數字文件。按下計算機上的一個鍵,一個三維實物體就會在打印機里初具規模,或大或小。歡迎來到現已稱之為的“第三次工業革命”。

在幾年、幾個月前彷彿還是科幻小說,現已成為不可逃避的事實:據估計,3D打印機及其相關的材料和服務,未來五年內在全球市場將增長500%。 根據Canalys公司,3D打印的專家顧問之一的說法,我們現正處於這個技術的上升期。在2018年,這項技術的年均增長率將達到45.7個百分點,合共163億美元。

這很正常。就像我們瞭解的那樣,這些機器可以改變世界。就像電能的使用。或者像亨利.福特在一個世紀前那樣,用批量生產和裝配流水線徹底改造工業生產的概念。

然而,這一次似乎會是一次更大的地震。像穿越一樣。3D革命或“增材製造”,對專家來說, 涵蓋了世界上所有的領域。為患者打印重要器官訂製義肢,在短時間內建好建築物,準時測試樣機, 在家造出古怪服裝飾品的配件。

那麼,為甚麼這一技術突然加速?因為主要障礙被克服,並有大量的資金注入。就像被施了魔法一樣,技術的大眾化使其變得便宜,打印耗時顯著減少,這些令人敬佩的機器也能與更多材料、顏色和飾面兼容。這些打印機從實驗室走向工廠、醫院和辦公室。

今年一月,麥肯錫諮詢顧問公司警覺到:“增材製造的發展非常迅速。管理者應該為可能發生的五個挑戰做準備”。哪五個?產品開發的週期加快、收入來源的變化、新的生產策略、新的競爭對手和新的生產機會。

這項技術的信徒相信:“下一場革命不會發生在電視機上,而會在3D打印上”,並非巧合的是,北京出現在未來3D打印信徒們的第一排。因為在中國發現了一些世界上最大的三維打印機。

 

3D打印的美妙新世界

 

三維打印技術有望徹底改變我們建造房屋,繪製義肢或準備食物的方式。科幻小說如今已經成為現實。

 

對於那些有智慧的人,24個小時可以打印出十座房屋。而且我們並不是在談論模型,這些是人們真的可以居住的房屋。不過,有馬義和所用的強大工具,這些也就不足為奇了。總部設在蘇州(江蘇)的匯信新材料公司的主要3D打印機,有150米長, 10米寬,6.6米高。毫無疑問,這一台打印機是一個地道的建築工地。

運行一個軟體,借此改變這個星球上的建築行業。馬義和不想做一個只為少數人服務的事。他花了超過十年時間來發展它,雖然這3D火箭筒,嚴格來說,是四位一體的:縮短建造時間、數字化過程、使用再生材料和減少人工勞動。

這件事可能是馬義和這個男人的狂妄自大,但其實不是的。在規模上,中國願意挑戰歐洲的3D打印,尤其是美國的進展記錄。中央王國已決定專注於巨大尺寸的3D打印機,在美麗、新,未來真正的航空母艦上。不過,談到飛機:中國另一個3D打印機,長度12米,用鈦進行三維打印,只用按一下,就一層又一層的打印出飛機的機翼和機身板塊。

 

回到太空

空中,太空和大氣,是最喜歡3D打印機的地區之一。可以結合生產速度、複雜度和輕盈,這些都是爬到高處的必要條件。如果美國國家航空和航天局(NASA)已經利用3D打印出火箭發動機,那麼中國的太空任務,就是在深圳用這項技術製造航天員座椅。只有這樣,科學的角度才能適應於每個層面上。

美國通用電氣公司(GE)知悉並承認,用於航空航天領域的發動機製造技術有很大的飛躍。但NASA仍然對3D打印十分迷戀:幾個月前,印度裔企業家安堅(Anjan Contractor)獲得了近137000美元撥款以開發三維打印比薩餅系統。這個想法是設計一台機器,按需可按不月需要製作心薩提供給擔任長期飛行任務的宇航員享用,從而取代在外空吃脫水或罐裝食品。

 

勒克斯研究所,總部設在波士頓(美國)的智囊團認為,航空航天領域將引領3D印刷領域,與工業自動化和醫療領域的需求放在一起。更多的由這三個領域而產生,美國的分析師估計,在2025年,3D打印行業預計將產生價值像值120億美元的東西。這對經濟的影響將是指數級的。麥肯錫全球研究院認為,在2025年,或許更早,它的經濟影響可以高達5500億美元。

 

工業大眾化

比大規模生產更多的是,這項技術補充了工業生產的過程。這個技術的邊界在哪裡?“現在還不能打印所有東西。人們對3D打印有著一個誤區”弗朗西斯科.門德斯,BeeEveryCreative的創始人和葡萄牙先驅(在下面的頁里閱讀採訪)強調。“我們的想法不是做那些已經做過的。現在已經有可以進行逐點結合材料的3D打印機,以及第一次可以混合完全不同特點的材料”。

可以肯定的是,世界各地的工廠將迎來一個又一個該過程的奇跡。 耐克的樣機,在其它的之中,由於3D技術,現在能在較短時間生產以及降低成本。很多人吹噓在美國俄勒岡的公司,已經測試出最新的足球鞋,“耐克Vapor HyperAgility Cleat”。在世界杯足球賽前夕,該品牌已發出聲響。“在創造一個能在球場上造成最小滑移的鞋釘的方式上,3D印刷使我們能夠測試,相互作用並創造不可能用傳統製造工藝生產的形狀,另一方面,它也加速了創新的邊界”謝恩.庫哈蘇(Shane Kohatsu),耐克的創新總監說。

此外,美國UPS公司,世界上第二大物流公司,在一年前決定建立體驗店,客戶可以打印他們的3D物品。它是美國第一個這樣做的零售商,在加州聖迭戈地區開始。

引人關注的是,很快便出現了三種不同類別的客戶:那些對新服務的潛力很感興趣的人;醫學生或小公司的企業家;和選擇外包服務給UPS的大公司。

 

倫理道德問題

這個革命可能會給我們的社會帶來哪些倫理問題?很多,儘管他們仍在研究中。澳門平台聯繫了阿爾貝托.古班尼(Alberto Cupani),聖卡塔琳娜州聯邦大學(巴西)技術哲學教授,他的回答誠實而簡練:“我不能發表任何意見,我還未曾處理過此項問題”。

事實上,所有事情都來得太快了,好像一份過於未來主義的禮物。當在家內用數個小時便可製造手槍3D軟件,並被全球超過十萬人下載時,半個世界都為此而感到驚訝。這個軟件被稱作解放者,並已由Defense Distributor公司繪制。

美國國務院反應十分快速。共享的網絡文件已被刪除(但只是部分的,幾天後在海盜灣網站首頁上又被找到)。最糟糕的是:人們還擔心這種3D 印刷的武器不能被機場的X射線檢測到。造假是另一個值得關注的問題:竊取一個品牌產品的產品規格並在家裡打印出來,將不會十分複雜。在我們當代也沒有多少東西是絕對新的:同樣的原則也適用於2D,也許是一本書,一張照片或繪圖,或視聽文件。

 

活到110歲

更不用說,在醫療,這個存放更多希望和幻想的領域,他們是3D打印是同一枚硬幣的兩面。有專家認為,當3D可以打印出每個器官和假肢時,如部分的皮膚、肝臟、血管、肺、腎、軟骨、心臟ة,而且還保證與患者無排斥反應時,人的壽命便很容易擴展到100或110歲。

然而,假設是可能實現的,儘管也許我們仍處於假設的一代。 現在,對於生物印刷的興奮仍為時過早。但是,切實的成果還是存在的。美國加州的Organovo公司與澳大利亞昆士蘭州大學建立了協議,發展3D印刷腎臟。這不是甚麼小事物。像心臟一樣,腎臟是最拒絕藥物治療的器官之一。 因此對於藥物的臨床試驗,這項研究必不可少。

 

同樣,3D打印器官可以有助於準備手術。例如,打印得了腫瘤的器官的複製品。外科醫生可以在手術之前訓練自己,得悉獲得成功的關鍵時間,確切地知道需要處理和切除的地方。由日本神戶大學創建的一個模型,前幾天在歐洲泌尿外科學會的會議上已被展示。

一樣具體的還有機械假肢:比如Robohand公司,2012年由一位在工作時失去四根手指的南非木匠(理查德.範.As)成立,打印數分鐘後就可以擁有能使用的手指,腿和手臂了。他還將3D打印軟件在網上開放,申請遍布世界各地。等候名單,特別是截肢者,已經排到八個月之後。一個人造手的價格是多少?僅2050美元。

 

商機、藝術和反擊

至於藝術方面,可以想象,組合將呈指數級。因此3D打印軟件可以令一切都有所不同。三維圖紙的可用性和民主化是必不可少的。如加利福尼亞-約旦MixedDimensions公司,一般的公司都處在有利地位。其軟件非常直觀,並允許買賣,有興趣的人都可在網上進行交易。

透明度或可預測性較低,將是大型企業對3D打印一些不可控制的革命性商機所出現的反應。這是因為大的裝配生產線不再是獲得低邊際成本所必需的。個性化這個詞和反擊的危險卻是真實的:如果那些大巨頭們害怕失去霸權和批量生產方面的差距,他們會決定收購或將此項技術踹到角落中-這個未來終究會臨近嗎?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