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制度,多個矛盾 - Plataforma Media

兩個制度,多個矛盾

西方視點的介入,深化擴大了中央政權和特區自治之間的矛盾分歧,說到好像特區自治的出現,就是為了抵抗中央政權似的,這是天真的想法,這也是缺乏智慧來理性誠實地面對事物本身。極端的愛國主義者,將特區視為純粹為中央服務的工具,而忽略了鄧小平具前瞻性的策略視野—鄧小平認為,保持特區的自由有利於國家發展。

對比其他今時今日爭議性較低的矛盾點:為黨服務的高層人員慢慢富起來,使保守的共產黨擁護者和自由資本主義先行者之間產生了結構性的動搖。過去的經驗告訴我們,中國共產黨不但不會累積資本,還會扼殺資本勢力的發展,沒有一個企業家可以透過挑戰政治局來獲得權力。

矛盾加劇,不論涉及的議題為何,經已成為全球化的常態。沒有人清楚自己在做甚麼,出去解決問題的人製造更多的問題。有部分人認為,在一國兩制中,在特區制度下,可以依靠道德理據和西方勢力支撐的力量,就足以對抗中央政權,這是一個假象,是自殺行為。他們以為,只要實行焦土政策,來一招玉石俱焚,就能迫使中央政權屈服,這種做法,只是缺乏視野的表現,以及顯露出自身的脆弱無能,權力一直掌握在擁有權力的人手上。由頭到尾,這個「一國兩制」並非西方人發明出來的,而是中央創造了這個「一國兩制」的玩法,中央創造「一國兩制」出來,不論是在面對台海問題而言,就國家發展而言,還是在全球定位而言,都是有其希望實現的策略目標。北京、澳門、香港,需要有更好的歷史意識、政治熟練的手腕和勇氣,才能使各方這些矛盾點重新咬合,中國需要尊重和共融「一國兩制」,「一國兩制」是解決問題的方法,不應是問題本身。問題出就出在,那些背過頭來,互相廝殺的人。

*《澳門平台》社長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