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台不是電視 - Plataforma Media

電台不是電視

1981年8月1日,MTV(全球音樂電視台)通過播放Buggles樂隊的《殺死廣播明星的音樂》(Video Killed The Radio Star)視頻片段,宣告它的誕生。第一個音樂電視頻道的開通,改變很多東西,同時也使電台明星之死被無限地誇大。就像之後發生的所有事情一樣。

儘管如此,無線電仍然是一種非常重要和高效的通訊手段。

我想聊聊我在巴西與電台之間的故事。收聽收音機是一種長久以來的習慣。在車裏,在我祖父母的家裡,在我父母的家裡,收音機幾乎總是開著,床頭櫃上的鬧鐘永遠是為了提醒我準時收聽。電台這個詞遠比音樂更讓我著迷。也許這就是我在葡萄牙TSF廣播電台做了13年記者的原因,除了在那裡工作,我會以一種幾乎不受控制的方式購買所有的相關產品。如今,尤其是當我旅行的時候,我睜開眼會立即用手機收聽TSF電臺。每當我開車的時候,也會選擇收聽新聞。我在巴西,確切地說,在巴伊亞州的發現讓我感到驚訝。

巴西人仿佛是為廣播而生的。他們是談話藝術的大師,帶有柔和口音的葡語發音和面對麥克風時的放鬆,使他們非常擅長將語言處理得不那麽「一本正經」。但是,就像生活中的大多數事情一樣,只有天賦是不夠的,事實上,巴西新聞電台的現狀出乎意料地令人沮喪。而罪魁禍首是……影像。

隨著技術的進步,網站的興起,受到應用程序和社交網絡的影響,廣播開始與圖像有了更多關聯。這是件好事,作為輔助信息的圖像有很大的發展空間,能與廣播完美兼容。但是,移動圖像可能會使通訊程式變得復雜。在日常生活中,在新聞編輯部的活動中,在錄音室的錄制中,當我們在提到一般意義上的廣播錄制時,幾乎不會出現這種問題。而巴西的問題是:我們談論的並不是常規的錄制廣播。根據我作為一名聽眾的經驗,Band News (國家電台)、Jovem Pan(國家電台)和Metrópole (巴伊亞州立電台)讓(想讓?)圖像主宰了電台的的行動和語境,把Youtube當成了主要的傳播平台。只要用文字描述一遍,妳就會發現這件事情的奇怪之處。當一名記者對著攝像機,向Youtube或其他視頻平台傳遞信息時,妳能從他的表情看出他並不是在做一檔電台或電視節目,然而他的很多聽眾僅僅是在單純地收聽電台。

或許,關於我敘述的種種明顯跡象,與其說是認知,不如說是一種現實,正如Jovem Pan電台的座右銘:「電台變成了電視」。但同樣具有啟發性的是,Band News電台曾同時在電視和電臺中播放晚上八點半的「樂隊新聞」。這就好比Telejornal(葡萄牙電視節目)同時在RTP電視頻道和電台一號播出。其結果是不幸遭到了無線電竊聽。對於那些真正喜歡電台的人來說,在收音機裏聽電視是一種糟糕的體驗。

想想看,在電視上,文字需要配合圖像,而在電台,聲音(或語言)就是主宰。這是兩種非常不同技術和表達方式。

可以想象,在巴西,就像在世界其他地方一樣,有許多熱愛電台廣播的聽眾和許多喜歡錄制和收聽廣播的記者。那麽,是誰在為電台的「電視化」保駕護航呢? 我想這與金錢利益有關。以Jovem Pan電台為例,收視率和收入都有所上升。這就是如今電台的「電視化」所需要的。全世界傳媒機構的財務可持續性是一個值得研究的議題,更不用說當下這種左右為難的情況……

在電台逐漸失去其身份的過程中,最讓我擔心的問題之一是,隨著身份的消失,動力和想象力也隨之消失。在一個以如此清晰的方式向我們展示一切的世界裏,難道不應該重視電台讓我們頭腦中建立的形象與所聽到的互相呼應的必要性嗎?另一邊說話者的面孔,無論是記者、圖像師還是受訪者,都只能以聲音呈現。剩下的取決於我們自己,取決於我們的想象力。緊接著,當電台失去力量時,新聞就失去了力量。這是非常嚴重的,正如虛假新聞所體現出的隱患,當我們需要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強大的新聞業時,新聞的力量就會變得越來越弱。

儘管如此,電台的力量、速度、即時性和靈活性使它能夠快速反應,在緊急關頭完成信息傳遞,這些信息來不及等待攝像機和網絡信號的到來。有些人可能會反駁說,任何記者都可以通過手機完成電視直播,當然,但那還是一檔電台節目。一檔通過電視頻道播出的電台節目。

*記者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