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通醫院 (KIWI Hospital) - Plataforma Media

智通醫院 (KIWI Hospital)

對於大多數人而言,醫院是醫療服務中較為可見的一面:從包含學術以及高階研究組成部分的大型多層建築設施,到為小區或本地家庭護理而設的毗鄰醫療 (proximity healthcare) 設施,它既有歷史性和未來感,亦充滿戲劇性和希望。誠言,家庭、酒店和醫院都有一個共同的根源:它們都為使您的內心感到寧靜、平和、活力、恢復和健康。然而,當今大多數醫院都因操作過於複雜,及由於院內感染而對年老體弱的病人造成太大風險,以及難以忍受的高醫療錯誤比率而受到批評,也被視之為不人道、冷酷和令人恐懼的地方,它太專門且難以接觸,就像被由財政和複雜的社區醫療病人轉介網絡所築起的重重迷牆所限制。

世界各地大大小小的機構有著不少好例子,它們都在採取重要的步驟來消除這些批評背後的根本問題:從帕奇亞當斯 (Patch Adams) 一類的工作,到英國嚴謹的「臨床治理」計劃,不一而足;從高度數碼化的凱薩醫療機構 (Kaiser Permanente)或由歐盟委員會資助的未來醫院人工智能計劃,到受豐田生產系統啟發的新加坡黃廷芳綜合醫院 (Neng Teng Fong General Hospital)等。但這些努力集中於未來醫院的不同發展領域,這使得我們很難確切知道未來醫院的模樣——我並不是指他們的外貌、規模甚至專科,而是他們的機構文化以及他們處理人力資源、資訊系統、設施和設備、以及護理和醫療程序的每項策略背後的目的。如果可以將這種「基本精神」以一詞槪括的話,那麼古代修道院醫院和目前的醫院之間的區別將是「科學」;同樣,在當今和未來的醫院之間的區別,儘管它們具有異質性,但我認為這種「基本精神」很可能就是「智能智慧混合體」。

毫無疑問,醫院是(或應該類似於)野中郁次郎 (Ikujiro Nonaka) 的「知識組織」(knowledge organizations),因為它是人力資源密集的地方,在這裡發生的大部分事情都取決於嫻熟的醫生、護士、藥劑師和所有其他專業人員,但很少有根據臨床路徑(clinical pathway)——即為病人獲得最佳的護理而應走的「患者之路」—來建構的。醫院提供知識密集型服務,例如白內障手術或腦電植入療法 (brain electro-implant therapy),故他們必須注重質量,警惕及避免錯誤,以提高、獲取和重新獲得公民的信任。儘管20年來確實如此,但大多數機構仍需致力實現這一目標。

然而,新時代帶來了新的挑戰:科學知識爆炸性增長和個人化醫學為「瞭解患者」和「瞭解對患者做什麼/和患者一起做什麼」作出新的定義。「智能」不再是由人類所專有,因為人類已踏上了創建人工智能系統或代理的艱辛旅程。而「智慧」這種長久以來屬人的素養,將會對平衡尖端科技對道德和人性尊嚴底線的衝擊,至關重要。另外,多重的資訊系統,以及對互相連繫 (interconnected) 的機構組織和互相依賴(interdependent) 的醫護流程的需求,提醒「醫院」並不只是眾多「規模較小、經常分裂」的小醫院或部門的集合體,而是與地區、國家甚至全球公共衛生相連互通的生態圈。為回應這些願景和日益嚴峻的挑戰,未來的「智通醫院」必須將以下四大元素均衡地結合在一起,即「知識」、「智能」、「智慧」和「互通」,並使之存在於所有過程中。就這四大元素,本文略述如下:

知識 (Knowledgeable):醫院運作將越來越需要頂尖水平的科技(從最簡單的技術到複雜的基因組學,以及其他「組學」及研究成果),以及仍然需要的實務知識。使用臨床決策支持(Clinical Decision Support) 工具,以及廣泛地以臨床路徑建構服務,將變得至關重要。這些元素構成了醫院的「知識」。

智能 (Intelligent):在基礎醫療程序中(例如達文西外科手術機械人 (DaVinci Robot),醫學成像或遺傳學)以及在所謂的「智能醫院管理」中使用人工智能。

智慧 (Wise):只有人才能擁有智慧,它仍然是人類的特權。但在機構的「更深層次和橫向層次」,我們更需要信任和道德。因為有潛力帶來傷害和其它不良影響的技術和科學正在大大增加,注入信任和數碼道德 (Digital Ethics) 將要成為結構和流程的關鍵能力。

互通 (Interoperable):這詞彙通常與資訊科技相關。儘管資訊科技的互通性、標準,以及為開發次級和三級數據的價值而設的大數據空間仍然是必要且困難的,可是專業團隊和組織間的虛擬能力中心 (Virtual Competence Centers) ,才是智通醫院在內部和外部進行互通的過程中的關鍵特徵。

最後,對那些在其中出生,遭受痛苦和死亡的人;對那些在其中工作、管理和學習的人;以及最後對我們所有過客、那些知道總有一天也可能需要它們的卓越特質才能生存或改善生活的人,智通醫院究竟意味著什麼?

「智通」概念可以在當下應用於醫療專業人員:因為作為醫學和衛生專業的知識工作者,他們高度依賴知識和科學,故也需要關注知識。我指的「知識」並不排斥非常規醫學,也接受傳統醫學和其他形式的治療。人工智能、增強智能 (Enhanced Intelligence) 以及人機混合 (human-robot hybrid) 的專業人員將構成醫院的新勞動力。而智慧這最稀有的素質,將需要集體尋求。最後,因為現時大多數效 率低下和犯錯等,歸根究底,都是起源於溝通和多個專業間的問題,所以醫療專業人員需要具有互通性,就像不同的電源插座和電壓,通過標準和轉換插頭即可互通工作一樣,不同的專業人士也需要找到人際關係和職系之間的橋樑。

患者和公民希望得到更好的醫療服務,但也許更重要的是,他們希望能夠瞭解自己的健康狀況和有權為自己的健康自決,不論是從數據的使用方式到治療方法,身體組織和細胞的使用以及再利用,以致接觸基於人工智能的決策或機械人療法等。 單單「解決」醫療問題將不再足夠,因為公民希望「知道」該問題,對它施加某種代理並期待明智的決定。而這有關健康領域的決定,若把公民排除在外,就不可能成事。

管理人員將需要更有能力為實現智通醫院而作出正確的投資:不只是床和藥物、工資和手術用品等,無形資產諸如文化培育、反思過程、卓越特質和績效評估系統等,對於達到成熟的「智通」水平至關重要,而管理人員亦同意這對於醫院而言將是理想的。教授醫學和其他衛生專業的新方法,涉及社會科學和企業科學的更廣泛衛生研究議程,以及在所有醫院中實施「醫院即大學」的概念,將重塑當前大型衛生學術研究中心的許多精神和實踐。成熟運作的智通醫院將產生新的醫療和教育服務。所有相關人等都應參與這項變革,而這需要一個簡單但遠大的框架來傳達這一願景。

到最後,這個大多數學者公認的世上最複雜的機構,將會繼續保持重要性、有活力、開放且充滿變革。也許更重要的是,如果這個過程能與公民和患者攜手並進,醫院將擺脫其蒼白、冰冷而神秘的形象,即使在人最困難的情況下,也將成為幸福的空間和場所。

譯按:原文稱之為KIWI Hospital,以文中提及的四大元素之英文字首Knowledge, Intelligent, Wise, Interoperable拼合而成。譯者則按類近方法,把該四大元素的中文翻譯之開首字「知 / 智」及「通」拼合而成其譯名「智通醫院」。

聯絡 : [email protected]
www.henriquemartins.eu

*博士和大學教授

本文原文為葡文

由Raphael Hui翻譯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