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場峰會牽動全球 - Plataforma Media

四場峰會牽動全球

上周各大媒體的重要版面大多被兩個跨大西洋峰會所佔據。法國總統馬克龍訪美三日,與美國總統特朗普親密互動。這位十分喜悅的法國總統在是次訪問達成目標,就是樹立印象:沒有任何一位歐洲領袖如此樂意與特朗普打交道,同時如此有信心在國會上講出所想,並且有大量人士支持他堅持協議。不過,有兩種情況可能出現:一是政策停留在象徵層面;另一個是將成果帶回家。在三日訪問完結時,馬克龍帶回愛麗舍宮的其實只有與特朗普的幾個擁抱。

兩日後,德國總理默克爾抵達白宮。比較前後兩位領袖的訪問,就像將水和酒比較:前一個持續三日,另一個不到三小時。馬克龍受到隆重接待,默克爾遭到冷遇,對比鮮明。後者在喬治城一家小餐館結束一日的訪問。在聯合新聞發布會上,我們看到特朗普面對德國總理時展現的高傲態度。默克爾在商貿和海關豁免方面未有進展,一切依然未知;在伊朗核協議問題上,白宮毫不改變想法;至於在國防投資方面的努力,這位幾乎沒有採取過甚麼行動的美國總統還能聽入耳一點。在目前與華盛頓的關係平衡中,巴黎至少在表面上領先,倫敦則在盡力爭取,柏林卻被迫開展一個沒有藝術和獨創性的戰略訪問,波蘭則仍然保持警惕。然而,特朗普的指導方針其實仍未考持到支持全球主義的馬克龍與默克爾之間的分歧,這才是國際政治要注意的。

本周的關鍵事件並非在華盛頓發生。正如默克爾和特朗普的聯合新聞發布會展示般,人們的焦點側重於韓朝首腦會談,而非白宮會議的主題。但韓朝會晤的歷史性僅僅在於這是北韓領袖首次踏足南韓,其餘就無新奇之處。首先,這次不是首次旨在達成和平與無核化的雙邊首腦會議。朝韓領袖在2000年和2007年曾經會晤和形成這個概念,但兩次都是韓國總統訪問平壤。其次,鑒於過往的成功,在將此次峰會視為歷史里程碑前,我們仍要等待金正恩同志的調停和微笑的結果。只要記住,朝鮮正是在2000年和2007年的會晤之間首次核試(2006年),然後聯合國安理會通過九輪制裁,但仍未能制止平壤發展核武。

事實上,金正恩是在消除國內所有對手,鞏固在軍方的絕對權力和迅速完成足以影響第三方決策的核威懾後,才同意接受國際規約坐上談判桌。此外,朝韓聯合公報還顯示出兩個重要問題。

一方面,雙方承諾實現半島無核化,這絕不僅僅意味北韓要放棄其軍事成就,而是更可能會導致美國停止對韓國反核軍事援助,結束持續已久的軍事演習,或者是更極端的——撤出在韓駐紮的3萬美軍。換言之,平壤(及其身後的北京)最終能以朝鮮(而從來都不是中國的)無核化原則來達成亞太去美國化。我們從中可以發現公報的第二點:建立和平條約取代自1953年至今的停戰狀態。或者說,在亞太地區去美國化的情況下,誰來確保這份協議能讓朝鮮半島最終走向統一?就是中國。這個區域地緣政治大國還有其它智謀處理與鄰國的各種海洋和陸地主權爭端,另外,中國還成功發起「一帶一路」倡議,這是一個由本世紀初最具潛力的強權精心設計的國際大戰略。

本周的第四場重要峰會就印度總理莫迪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武漢會晤,但是西方媒體完全缺席。除了是兩大擁核國家的邊界糾紛尚有結果外,中印還是全球排行前二的能源進口國,同時在印度洋有戰略利益競爭關係。北京這次展現的積極和解外交是確保新絲綢之路戰略和平展開的重要一步。因為這個戰略的一部分要通過印度洋的戰略基礎設施軸線,而新德里在該區(尼泊爾、馬爾代夫、孟加拉和斯里蘭卡)有歷史上的優勢。因此,確保中國的(經濟、政治和軍事)力量經過該區到達歐洲時遇到最小的阻力,對整個戰略的成功至關重要。

我們可以只是繼續關注在華盛頓的馬克龍夫婦接下來的會談,或是選擇看看這個美好幻象以外的世界。

貝爾納多·皮雷斯·利馬  04.05.2018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