贏家就是...... - Plataforma Media

贏家就是……

就在11個太平洋國家簽署沒有美國的TPP當天,三名南韓高級官員向全球宣布金正恩和特朗普將在早春會面。這兩件事顯然並無關係,但細看之下就會發現共通之處:美國在這兩件事上都沒有主導任何進程。儘管如此,沒有哪個國家會放棄追求國家和地區利益。試想中國政府會如何看待這一切。

降低關稅是整合TPP-11的措施之一,對象包括鋁和鋼的關稅,而這正是近期特朗普政府決定大力徵收進口稅的對象。信號很清晰:美國可能會反對貿易全球化,但沒有一個協議簽署國必須被華盛頓的單方面決定挾持。這些國家既非人質,也非受害者。此次日本和韓國帶頭推動和監管太平洋地區自由貿易,讓我們意識到這個局勢的走向:這兩個美國最忠誠的亞洲盟友都沒有在前進時退縮。雖然北京沒有參與協議,但我能想像到它的簽名是如何得到的:在亞洲的北美霸權在這裡遭遇重大挫折,而它的缺席可能使協議對中國敞開大門。
當然,貿易、物流和經濟需要安全穩定的政治框架。風險越高,進入商業鏈的焦慮就會越大,這樣會有損資金的流動性、決策的可預測性以及相互依存的益處。因此嘗試採取其他方式來管理亞洲不安全因素的焦點就變得十分重要,因為朝鮮不受控制的核威脅對區域安全產生的影響相比其他威脅(恐怖主義、邊界爭端和自然資源)更加令人憂心。儘管在2017年首爾就目睹北邊有14次核試驗,但它仍選擇了繼續在1998年至2008年之間試驗過的半島開放政策。南韓本來可以在這個戰略的成功上更好地總結經驗教訓,因為在這十年間,南韓向北韓提供了近100億美元經濟援助,但還是沒有扭轉北方的經濟狀況和核武計劃。此外,現任南韓總統文在寅當時是一位傑出的總統顧問,因此十分了解朝韓關係的變遷。儘管如此,他仍再次努力,並且放棄了由美國領導或參與的多邊框架。他派出高層代表團訪問平壤和華盛頓,成功將朝韓峰會定在四月召開,並將冬奧會這一大型體育賽事作為新的外交窗口。金正恩和特朗普不久之後的會面更多是來自首爾的斡旋,而非特朗普的激進,而且此事還應被視為韓國從美國盟友獲得戰略和外交自主的標誌,這進一步印證了我在開篇時提到的結論——為了達到「美國優先」而強加的意志和規劃對美國能力產生的影響。
同樣重要的是,這次並非北韓領導人首次向美國發出邀請。金正日在 2000年邀請了克林頓,但對方沒有出席,而是讓時任國務卿奧爾布賴特負責這一任務。北韓方面曾經自稱,它對無核化的意願遠超華盛頓的預期,但實際卻非如此。事實上,北韓的首次核試驗正是2006年金正日當政時發生。同時值得留意的是,平壤過去20年來一直嘗試以各種方式與華盛頓建立聯繫,目的不是要屈服或放棄他們的核計劃,而是為了實現北韓政權最重要的戰略目標:證明他們的核投資能夠迫使美國將北韓放在對等位置。
這一幕如今再度上演。金正恩將會向他的臣民展示北韓與超級大國平起平坐,令自己的經濟、社會和軍事行為變得合理。那些將這次峰會視作特朗普功績的人,應該得出相反的結論:此次峰會是金正恩的勝利。另外,如此重要的峰會本應是談判的成果,最好遠離媒體的聚光燈,經過雙方最好的政治外交和軍事顧問的談判而成,但如今沒有進行過這些談判。特朗普作出這一決定時並無事先知會國務院,他身邊甚至沒有一人熟悉北韓,本來熟悉相關事務的人也已經離開:白宮放棄提名車維德(Victor Cha)為美國駐韓國大使(這職位至今從缺),而駐北韓政策特別代表尹汝尚(Joseph Yun)最近則因「個人原因」突然提前退休。由第三方宣布的雙邊會議讓金正恩盡收好處,特朗普則淪為了有用的白痴。

貝爾納多·皮雷斯·利馬  16.03.2018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