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尼爾、安娜、若瑟的將來 - Plataforma Media

丹尼爾、安娜、若瑟的將來

電影《我是布萊克》是導演肯·洛奇(Ken Loach)的作品,贏得了2016年康城影展的金棕櫚獎。主角丹尼爾在被診斷出有嚴重心臟問題,陷入困難的旋渦。逼使他在59歲之齡選擇要退休,還是申請失業救濟金、養老金或殘疾養卹金。他申訴的過程反映社會保障制度及社會基本權利間的矛盾,特別是在醫療方面:人人也只有一條命。
丹尼爾與我們每一個人無異,活在關係電腦化的時代,電話錄音和其他回覆機器與我們溝通,工作人員也像機器般機械式地工作;這一切都令社會變成煉獄。
丹尼爾的處境設定在民主社會和國家有義務令所有人活得有尊嚴,保障市民應得的權利。但這個社會正在掩蓋其背後私人管理的「效率」和顛覆行政程序。
在他尋覓一個答覆的時候,遇上了很多人。那些人都受著當今非人化操作處理之苦。偶爾之下結識了窮苦單親媽媽凱蒂,帶著一對年幼子女流離失所,幾近邊緣化之際轉而投靠食物銀行賴以生存。丹尼爾對電腦一竅不通,但擁有很多實用的才能和知識,也和身邊的人相處融洽。他樂於助人,並且知道如何處理人類的感受和價值觀,提醒我們每個人我們也會有要克服的挑戰,為生活帶來希望和建設更美好的未來。
前段時間受波爾圖佩索阿大學(Universidade Fernando Pessoa)的邀請,令我再次重溫這部電影,與那裡的老師和學生進行反思和對話,當中引申出了一些問題,在下面我簡單分享下。
在保護公民權和優化城市密度之間,我們不能旨意市民就是計算元素,又或是被國家錯予基本權利的公司客戶。權利持有人是具體的人,而不是那些在他們要投訴時才出現的人,更不用說那些提供商業服務的公司的股東。
我們正在生活的現代化和民主國家,載入民主憲法的行政法規不能被顛覆,勞動法必須存續下去。免讓人陷入死胡同後又指責他們的失敗。社會壓制下不會有民主。至少在未來幾十年中,社會保障的公共、普遍和整體制度必須得到捍衛和改善,因為迄今為止所採用的替代辦法是災難性的。
想要擁有更長和更健康的生命意味著我們可能不得不做比以前更多的「修補」,但這不能讓我們的職業生涯緊上活起來。與工作相關的權利值得重新調整,好讓許多人在不得不處理自身健康問題時,生命不用遭受萎縮。
我們所經歷的加劇的個人主義正在從家庭到國家的破壞制度,以及集體組織向社會求助的合作力量,並且是其支持的基礎。有必要重新組合和發現結構和核實的新模式。
兒童和青年人要學習如何應對新舊科技,以不成為工作中可被取締的一部分。我們必須培養出全人發展,對愉快生活的權利認識和認知助他人幸福的義務。

卡瓦略達•席爾瓦 *  02.03.2018
*大學調查員及教授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