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的跡象 - Plataforma Media

火的跡象

世界對蘇嘉豪知之甚少。包括他喜歡什麼,在哪裡學習過,他的思想來自其本身還是某個流派,人們是否以憐憫、冷漠或關係的目光看待他……人們只知道他是位年輕的批評體制的、理論上而言親民主的、可能被迫害或指責不作為以免除他的任期從而令他閉嘴的議員。
世界對蘇嘉豪知之甚少。包括他喜歡什麼,在哪裡學習過,他的思想來自其本身還是某個流派,人們是否以憐憫、冷漠或關懷的目光看待他……人們只知道他是位年輕的批評體制的、理論上而言親民主的、可能被迫害或指責不作為以免除他的任期從而令他閉嘴的議員。
我非常難過地看待這次訴訟。因不服從而審判他,因任何街頭抗議暫停一位議員的任期,遠遠超出了澳門國際形象的主題。問題在於以法律程序為前提的兩種制度。
真正的問題是了解澳門特別行政區本身想要什麼,其如何處理這一政治小插曲,以及無法預料的後果。首先,澳門的集體抵抗力貧乏或根本不存在,傳遞出無論是正式或非正式當權者十分想做他們想做或理解的東西的概念;其次,無論他是否原因,他都成為抵抗英雄,幾個月前,他將年輕民主人士的運動從死一般的沉寂中解救出來,該運動因周庭希在之前選舉中的一番激進言論而爆發;最後,似乎沒人想要意識到,通過整合批判性話語,政權將受益更多,尤其是立法會,甚至比起用荒謬、操縱的訴訟將這種話語邊緣化、某一天還會喚醒沉睡的抗議怪物而言,整合這種話語收益更多。
蘇嘉豪的審判並無法決定一位政治家的命運。真正決定的是我們的政權。而這種跡象無法更糟糕了:它不是煙,是火。

古步毅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