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屋政策脫離現實 打破中國傳統 - Plataforma Media

房屋政策脫離現實 打破中國傳統

房屋一向是本澳市民最關心的話題,本澳房價對經濟條件較差的市民而言更是難以承受。政府承認,至2026年仍缺2.1萬公共房屋,又相信至2026年時將供過於求。然而,這與本報訪問的專家意見不符,專家均認為政策脫離現實,引起他們對老人將來的憂慮。
直選議員李靜儀簡單算出房屋仍缺乏、並將依然缺乏下去的結論。李靜儀早前被選為土地及公共批給事務跟進委員會主席,主要工作是跟進房屋事宜(特區的其中一個死穴)。
10月初,房屋局公布公屋需求研究報告,當中預測,至2021年,本澳公屋與需求仍有2.1萬多戶的落差。雖然如此,但報告亦預測,至2026年,公屋供應或達至49,973個單位,因此,比同期預測的36,592個單位還多出13,281個。
李靜儀評政府的計算完全是「脫離現實」,又以2013年政府重開展多戶型經屋申請,當時1900個單位收到3萬多份申請作例子。基於未來訂定的建築項目,李靜儀不認為房屋供應可達到市民的實際需求,她又指,2026年申請經屋的家團將遠超現時預計的逾3.6萬。
李靜儀向本報表示:「市民的住屋需求沒有可能比以往還要下跌,報告得出(9年裡有逾4.9萬個單位)供過於求的說法讓人難以信服,亦可從中看出政府短期內並無措施可以解決市民的住屋需求。」她認為澳門現在基本已回到經屋「零供應」的情況,而近年亦未見有增加供應。「當年經屋沒有供應導致房屋情況嚴峻,樓價飆升嚴重,市民對房屋的心理恐慌很大,留下的禍患至今。」
對她而言,透明度有所欠奉,政府未有清晰的社屋與經屋完工比例。另一問題,看似中期內不能解決的是,經屋現行的抽簽方式讓市眾感到上樓無期。
北區社諮委委員趙蘭英對本報記者除將矛頭指向數字外,又指建造中的房屋違家庭文化。現時大部份的公屋以一房或兩房單位為主,不足以與父母同住。且近幾年新落成的公屋,例如永寧、湖畔、石排灣對與父母和子女同住的人而言也是「細型」的單位。
正如經屋單位寥寥可數,或是接近零,私人樓宇價格與租金太昂貴,一些家庭因為經濟原因需要「兩至三個戶」住在一起。「當家庭有小朋友出世時,他們就要被逼離開,但現時無論經濟房屋還是社會房屋,都沒有條件解決這些家庭的需要。」她認為政策取向未必能做到鼓勵市民與長者同住,感覺政府逐步打破中國人大家庭的傳統。
李靜儀預料此問題將加劇下去。八十年代是出生高峰期,現在的澳門將感受到房屋方面的壓力,因為大部份人現已到組織家庭的年紀。她指出:「因此青年一代在這段時間的房屋訴求會更加熾熱。」她建議,「將來社會肯定要面對再一波高峰,政府需要優化社屋和經屋的輪候制度,讓大家真正有安居的期望。」她又指經屋的落實計劃應考慮紓緩年青人結婚成家的需求。

四年來首輪申請

政府本周三開始新一輪社屋申請,是自2013年來首輪申請,預料一年多時間即可上樓。房屋局局長山禮度在社屋申請新聞發佈會上向記者表示,「現時可用的(社屋)單位逾1,300個,我們有收回單位的程序,因為將單位收回,有些單位正進行翻新。」
本澳的公屋有兩類型:社會房屋和經濟房屋。前者是面向經濟狀況薄弱或有特殊困難的人群,他們受惠政府規定的低廉租金;後者讓人們有機會購買價格受管制並低於自由市場的房屋。山禮度表示,「現在,正建造或幾近建成的房屋有1,300個。位於慕拉士馬路舊發電廠的項目將待完工,這樣加起來的話有好幾千個(單位)。」
周三《公報》刊登到社屋申請,其後一天《社會房屋法律制度》獲一般性通過。制度規定申請人須年滿23歲,申請機制恆常化,即利害關係人不需等待新一輪的申請才交表申請。
現時的社屋申請或是最後一輪遵守當前法規的申請,申請期至明年2月7日,申請人需年滿18歲,持有永久居民身份證,且符合每月收入上限及資產總值限制之規定。

 

蔡少民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