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荷工餘禁入賭場有效但憂難執行 - Plataforma Media

莊荷工餘禁入賭場有效但憂難執行

賭場空間劃分,因職業原因而須進入賭場,以及網絡博彩正是新法案執行上的主要問題。
博彩從業員是社會群體中容易成為病態賭徒的一群,政府建議修法禁止莊荷等其他博彩從業員在工餘時間進入賭場的措施也許有效,但措施在執行上仍伴隨著阻礙。博彩業界仍須持續加大博企員工和法案引入的處罰間的意識。
曾經擔任過前線博彩從業員與相關培訓工作的候任立法議員梁孫旭除憂慮新法外(罰款最高可至一萬元),亦憂慮博企向其違反新措施的員工另設處罰。
代表工聯獲選的梁孫旭表示:「措施相信有助減低從業員參與賭博的情況,但博企不可以另設紀律處罰,因為一旦實施後會出現爭拗,會影響從業員的就業權益和他們的私隱。」
他又提醒,有多個阻礙法案有效執行,又指現時部分娛樂場的博彩區相當開揚,劃界也比較模糊不清,人們很容易走錯路而進入博彩區,梁孫旭建議娛樂場的出入口處應清晰作出提示及標明禁入的範圍。
博彩從業員因為工作性質原故,較容易沉迷賭博。根據社會工作局數據,莊荷及其他賭場員工在社工局收到的病態賭徒案例中佔二成有多。
社工局於2011年設立賭博失調人士中央登記系統,透過電子網絡收集數據,了解求助者特性,並制定適切的扶助方案,而賭博失調登記人士當中,一直以博彩從業員的比例最多。
9月底,政府建議立法禁止博企從業員在工餘均不得入賭場,有部分議員亦認為這項措施有效,但仍需審議,現時至26日亦正進行公開諮詢。
法案目的是禁止博企從業員除了農曆年初一至初三外進入賭場,就有如公職人員一樣。當中涵括博彩桌、博彩機及娛樂場出納櫃台的營運、公關推廣及監督人員,賭場內的場面經理、監場、巡場、荷官、服務員、籌碼兌換員與公關等的所有博彩從業員,違者會被罰款一千至一萬元。
政府多次強調措施是要保護博彩從業員,業界又怎樣看待這個措施?本報記者找來曾經擔任過前線博彩從業員與相關培訓工作的候任立法議員梁孫旭,了解他對有關措施的意見。現時部分娛樂場的博彩區相當開揚,劃界也比較模糊不清,人們很容易走錯路而進入博彩區,梁孫旭建議娛樂場的出入口處應清晰作出提示及標明禁入的範圍。
政府的立法原意是減低博彩從業員成為病態賭徒的風險,然而,梁孫旭提醒,進入娛樂場不一定是為了賭博,需注意多個可能情況,他表示:「實際上有一些從業員未必因為工作與賭博,也有可能是想提升自己的行業知識水平或特殊情況,所以需要到各間娛樂場進行實地考察。現時同樣不能進入娛樂場的公務員如有需要,也可透申請進入,博彩從業員也應該有這方面的權利。」他認為在不參賭博的情況下,有需要的博彩從業員也應該可出入娛樂場。
目前可參與賭博的渠道仍有許多,更有網絡博彩的出現,並非一定要親身進入娛樂場,禁令是否真的可以避免博彩從業員私下參與賭博?梁孫旭認為要阻止博彩從業員成為病態賭徒,最好的方法是改變他們對博彩的態度和認知,對此政府及博企也應該加強教育和宣傳,升博彩從業員的抗逆力,從而為他們構建一個以良好心理素質的安全網。
博監局局長陳達夫在首場公開諮詢會中提到,不支持者的憂慮主要是執法層面方面,也有一些建議提出協助執法的方法。他認為有必要加強巡查。
他稱:「政府可通過加強巡查、承批公司舉報或第三者舉報,並會引入更多新科技來加強執法。有建議建立博彩員工中央資料庫,如果大部分人同意都會考慮。」但他認為重點在於守法:「任何法規也不可能滴水不漏,禁止隨地倒垃圾也沒有方法全面執行,只能以增加巡查方式處理。立法意義在於教育,立法後大家也會遵守,畢竟自律很重要,要慢慢養成習慣。公務員禁止入賭場的禁令行之有效,並沒有很多公務員私下入娛樂場,因此重要是制訂政策讓大家執行。 」

蔡少民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