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與禁止的婚姻 - Plataforma Media

性與禁止的婚姻

大陸政府依然限制言論自由,電視上和網路上消除性濫交、婚外情、毒品和酒精、早戀鏡頭、打鬥、吸煙鏡頭和推廣迷信的節目,例如女巫的節目。
透露政治策略和戰略、巫術或投胎轉世同樣在審查列表上。
據《時代雜誌》,現時表現不愉快婚姻亦被禁止的。大陸作家亦不能創作「讚頌殖民主義、種族戰爭和戰勝其他國家」或有「奢侈的生活風格」,因為妒忌「引致復仇和產生社會不穩」。穿梭時空亦是禁止,因顛覆歷史。這是因為中央政治局不想人民沉醉在改變歷史的可能性。
在網絡上最受人觀看的網絡劇有 《上癮》——描繪愛情的網絡劇和《太子妃升職記》——包含性和暴力鏡頭。經決議後,《上癮》全面下架,當時還有三集即播完全劇。

婚前性行為是罪

最近二十年來,性行為走向革命──小心顯然的過程,有時,是受第一位女性學專家的鼓勵,她就是李銀河。
1989曾完成一個調查,有15.5%的參與者說有過婚前性行為。而2年前的調查中,指數上升至71%。
這些轉變在急速節奏下發生,這就不難理解為何她會用「革命」一詞。直至1997年,婚前性行為是犯法,要坐監的。
相同的歷史發生在淫穢品、賣淫和聚眾淫亂。李在去年一個講座上曾指,1996年,一名洗浴中心老闆因組織賣淫而被判處死刑。今時今日,最嚴重的懲罰,做法普遍是要求業者關閉停業。
1980年代,參與發行淫穢品可被判處死刑,聚眾淫亂亦然。現在,兩者的懲罰較輕,即使依然是違法,但已變得相當普遍。李稱:「無人舉報,他們則安然無事。」

風氣嚴正

正如一位社會學家,在1980年代,她在匹茲堡大學的道路順暢,當她回國時,面對仍然生活著有著毛澤東時期的風氣嚴正的父母。
共產黨政權成立之初,描寫愛情會被人認為是資產階級份子的行為。在1950年末情況才好一點,但直至1980年為止,描寫性依然是受禁止的,即使後來可以寫但亦有明確限制。
李的其中一本於1998年出版的書《同性戀亞文化》,只能被那些收到上司邀請函和擔任要職的人才能購買。同樣的處理手法還有她的另一本書《虐戀亞文化》,在同時期出版,處理手法更為極端。李披露指:「他們命令我銷毀所有書……但有六萬多的書已被賣出。因此也辦不了。」
她翻譯的這本關於同性戀的書籍被大陸禁止出版,她不得不離開大陸,在香港出版了此書。

更自由

但作為這個國家獨一無二的政黨,共產黨看待性就有如私隱問題一樣,而李亦有更多自由去做研究和寫她的書。
據李認為,其中一個對改變性關係態度的是由共產黨在1979年至2015年間推行的一孩政策。李指:「政策讓人們只有一或兩個小孩。除非你放棄性生活,但政策改變了性愛的意圖。性愛為了歡愉更為人所接受。人們正在心理上和行為上經歷革命性的改變。」

作家利用「性展露出貪腐的體制」

陳希我是一名作家,曾寫過大量大陸禁止的作品。有關言論自由的發展,他直言:「情況是有史以來最差,比毛澤東時期還要差。」
性以他的一面來看是最變態、黑暗和不正常的,是陳在文學上偏好的工具以指出中國的腐敗,換來的是他的書被禁止出版和有官司上庭。
第五屆雋文不朽澳門文學節嘉賓的他又表示:「利用性揭露貪腐的體制。性和政策往往有關聯。性是體制的背叛,體制的另一邊。」
最顯然的例子是收錄在小說集《冒犯書》的其中一篇《我愛我媽》,描述的是母子亂倫的故事。
他的短篇小說,正如他的其他作品一樣,在中國被禁止出版,展現出一個城市有「富貴的願望」而社會上時時充斥著道德貧弱。
他以例子說明:「當人們嘗試拉一名執政者下馬,通常引發爭論,性醜聞就能達到。政治就是這樣運行──常常與性有關聯。」
他稱:「人們說愛是文學的永恆主題,但對我來說不是,而是性──甚至不是性,而是淫穢品。」他亦補充指他希望讀者「能夠感受」他的作品是「反叛對抗體制的願望」的工作成果。
短篇小說《我愛我媽》是唯一被禁的,即使陳起訴政府亦吸引不到媒體注意。
他稱:「大部分的作家,當面對同類型情況時,會選擇讓步並為了讓著作獲通過而寫一份自我批評書。我肯定我在此案會輸。但讓我堅持的靈魂,會使我勇敢。如果我不面對政府,就不是我,我需要革命。」
「情況是有史以來最差,比毛澤東時期更差。但這對作家來說是個好機會,因為當我們在壓力下我們會抵抗,我們會變得更強。」正如俄羅斯發生革命前一樣。
他的父親是「文人」,在文化大革命中生存下來,並經常替他兒子擔心。
陳指:「我試過不向我父親展示我的作品。同時,在媒體的訪問中我常常說的是另一回事,我探討(書籍)主題。以至其他細微的事都讓他恐懼,他在晚上不能入睡。他對政治方面變得緊張,因為他認為當我說這些時,會讓我處境變得危險。」
在《我愛我媽》頭幾版中有一句:「國家的力量是絕對的,可以無須理由地對一本書隨意查禁。」在書的封面,有「中國禁書」的印章。

奇聞

「性都」女人之多使男人都能有3個情人

東莞市向來有「性都」之稱,由於其多人口的婦女改變了社會結構,使到男性有最多3個情人和性行業維持生計。
事實是 他們想要更多的女性勞動力,因為據說比男性更可靠。這也使得東莞女性比男性多。這是正常不過的,每個男人都有幾個情人,此外,不用挽留她們而她們也不會強留,或許這是「羞恥」的象徵。當中包括很多從事散工,出賣肉體的人。

大陸性虐主題餐廳

飲料盛放在類似乳房的容器中、啤酒的開瓶器仿似生殖器官,這間餐廳在北京熱議中。
餐廳有菜式名叫「性飢渴」和「感受世界」。東主璐璐表示:「食與性是人類最基本的兩個欲望。這是五千年來不能改變的。『釋放你的本能』和『解放自己』是我們餐廳的兩個主題概念。」
而裝飾亦同樣跟著性虐的路線,牆上有鞭子和女性被捆綁的圖畫。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