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被理解的葡語 - Plataforma Media

不被理解的葡語

在1月已經開始的這一學期,除已開除兩位兼職老師外,澳門大學取消了35個葡語課程。在共同接受採訪時,系主任和人文學院院長確保一切正常。有消息來源對《澳門平台》表示,澳大的工作環境中存在削減、超載和壓力過大

數字不會說謊。本學年的第一學期至第二學期,澳門取消了35個葡語課堂—— 必修、輔修以及「通識教育」制度中的課程。談到選修課程,已經有70名學生註冊了這一課程,由於六個班級的取消,他們不得不選擇其他科目。澳門大學負責人保證,第二學期的課程減少是正常的減少,但有消息人士對《澳門平台》表示,在葡語系內部存在不穩定、工作超負荷以及壓力過大。

在本學期中,有10個班級,近252名學生修讀不屬於學士學位課程的葡語課 —— 他們需要獲得至少18個學分——或屬於通識課程的葡語。但《澳門平台》瞭解到,本可能有322名,70名學生已註冊了葡語課,但卻因缺少足夠的班級被剝奪了這一機會。

根據澳門大學提供的資料, 2014/2015學年的第一學期,有120個葡語課堂,第二學期,這一數字降至113。2015/2016學年的上半年,這一資料升至137,之後的這一學期關閉了35個班級,總數降至102,較上學期減少35個,較上一學年同期減少11個。

對於非必修課程,Fernanda Gil Costa提到,本學期已取消6個課堂,計劃取消10個課堂。

葡語系主任表示,這一數字的下降是正常的。

「我們總是在第二學期削減課程數目,因我們三年級的學生(學士學位課程)會到國外去。我們第二學期的課程數目總是比第一(學期)少」,她證明。

當談到不僱用某些兼職教師 —— 他們已與葡語系持續合作多年 —— 以及其他教師課時數的減少,這位負責人表示,這是一個戰略決策。「這與我們所擁有的資源以及我們如何管理資源有關」。

第一學期至第二學期,澳門大學葡語學士學位課程三年級學生減少了66名 —— 他們在葡萄牙學習。 這位教授表示,有很多學生第一學期報名了課程,但第二學期就放棄了。「通常,開始時我們有很多學生,但之後他們並沒有繼續。開始時他們學

習葡語是為了獲得好分數,但之後就放棄了」,她表示。

除此以外,這位教授繼續表示,大學的政策是講課堂分配給已聘用的教授。「兼職教師無法像全職教師一樣投入。我們希望兼職教師的數目達到最少。這對於我們的學生而言不是最好的選擇」,她還補充說:「我們正在嘗試說服這些處理預算問題的人,由其他全職教師取代這些兼職教師」。

過去三年,五位教師離開澳門大學。「兩位達到退休年齡,不得不離開;其他三位教師是巴西人,必須回去」,她表示。

然而,新的替代這些教師的招聘程式已展開。「我們已於1月替換了兩位『老教師』,然而,我們正在嘗試再招聘兩位教師」,人文學院院長靳洪剛補充說。「2012年,我來葡語系時,我們有31位全職教師,如今我們有28位。我們的第一目標是達到這一數目(31)—— 之後我們將需要更多」,Fernanda補充道。這需要各個層面的資源。「我們想要好的青年教師,但也需要博士導師,我們特別希望幫助中國內地的教師(教授葡語的)在自己的職業生涯中有所發展」。

法律系的變化

不延長某些兼職教師的服務合同的決定與葡語在澳門大學法學院的地位變化有關。「去年,法學院學生的葡語課堂數目翻倍了」,靳洪剛表示。

Fernanda Gil解釋了這些變化。「我來時,每年法學院都請求葡語系為80至90位同學授課。糟糕的是他們決定著一切 —— 他們決定每節課多少學生以及法律詞彙比重的問題」,她表示。「6月,我們得到通知,法律系決定將選擇權交給學生,完全由學生自由決定」。

雖然這一決定得到葡語系的接受,但也造成額外的壓力。「因此,兼職教師非常沮喪 —— 第一學期,我們分配給他們很多工作,但法律卻減少了夜間的課堂數」,Fernanda表示。還有,本學期這66位在葡萄牙學習的學生導致葡語系不是很需要這些兼職教師。「當我們的學生去葡萄牙時,兩位全職教師就沒有工作了。」

儘管如此,有關下學期的預測, Fernanda Costa 承認,將再次面臨困難。「我無法做出預測,但我預測我們將在今年年初面臨相同的困難」。

靳洪剛表示,他們今年仍在繼續招聘兩位於下學期初開始在葡語系工作的全職教師。「我們將職位提供給一個人,最初他拒絕了,之後他接受了,然後又放棄了」,她表示。招聘過程非常難。「如果住在巴西或葡萄牙,就很難來澳門。他必須考慮將整個家庭搬至澳門」,Fernanda繼續說。

對於下一學期,預計情況將更艱難。「較去年,我們應該有更多學生,主要是因為法律系學生的增加」。有關全職教師工作量超載,靳洪剛表示:「我們正在嘗試找到更好的不令他們超負荷的方式」。

12月初,澳門電台曾報導稱,澳門大學將在非葡語系學生的選修課名單中剔除葡語課程。這之後得到否認。Fernanda保證不會終結。「有一個版本說,通識教育不包括葡語選修課,但在12月的那場騷亂後已有所修正」。

Hong Gang Jin-2 Hong Gang Jin

教師的「壓力」

葡語系內部存在超負荷、壓力和學生過多的抱怨。自下學年初,每位教師將負責250至300位學生,而不是10年前最初的120位,然而,本學期,兩位兼職教師的服務合同未獲得延長。
Natasha Fellini 八年中一直在澳門大學擔任葡語兼職教師,從未中斷過。11月,她受到一份郵件 —— 信還寄給了其他教師,但未指出這些教師的名字,寄信人是葡語系主任 —— 她要求辭退這位教師,因為「成本控制」和「一些課堂的取消」。她很「傷心」,但並不想知道確切的原因。她還表示,隨著這次削減,全職教師承受得更多,他們的「研究時間更少了」。
對於辭退和減少兼職教師的課時數有很多批評。「這是美國的體系,教育成為一種職業。幾乎所有獲得博士學位的都必須教學,但這些博士學位獲得者每週必須工作六小時做研究」,消息來源稱。「助理教師每週必須有6小時教學時間,其餘時間用於研究。所以需要兼職教師教授這一語言」。
除此以外,自搬入橫琴後,管理方面發生了變化,使得教師面臨壓力。「美國的體系將這些全部強制執行。有官僚主義、壓力、監督和控制。有被解雇的威脅,教師總是被約談話」,她表示,還補充說:「有些老師有問題,是因為他們給了連句子都寫不出的同學不合格。在合同延長方面也出現問題 —— 合同是三年的。」 有關兼職教師的數量,有些最初已收到「將被解雇」的通知的教師後來被「召回」,並重新分配給法律學院的教學。
另一個消息來源對《澳門平台》表示,葡語系需要非正式的教師。「儘管(第二學期)的班級數總是更少,但也存在這樣的事實,那就是學生希望註冊葡語課,但他們沒有機會」。
消息來源提到,過去十年中,發生了內部變化,使得正式教師的工作量有所增加。本學期,葡語系教師每週開始授課12小時。「教師可以有三個課堂 —— 每節課兩小時,每週兩次,我更喜歡每個班上四堂課」。
之後,兩個小時的課堂被迫減至90分鐘。「澳大的新任管理層上任後(趙偉2008年任職),每節課變成90分鐘,這使得教學品質有所下降 —— 學生與葡語的接觸變少,教師不得不發材料,這是更表明的方式」。
因此,每週仍有12個課時的教師將再承擔多一堂課。「教師的上課時間不變,但卻是給80個學生上課。隨著(課堂時間)的減少,教師將再承擔一個班,這使得更多來自國外的教師辭職」。
就在遷入新校區前不久,就出現了每班學生人的增加的情況。「之前,我們有20位學生,現在有30位(有學生人數為38人的班級)。本學年第一學期,教師們不得不每週上15個課時,而不是之前的12個課時。增加了一個班,每班30人,原本有4個班,第一學期就有150名學生,第二學期也有150名」,他表示。
明年將有其他措施開始實施。「第一學期有5個班,第二學期也有5個」。所以,10年前的第一學期每位教師每年有120位學生,現在每年有300個。
這些措施都來自「管理層的壓力和監督」體系,年初,有職員開始進入課堂,調查教師的授課時間。「之後,隨著校區遷至橫琴,由於教室之間很遠,學校做出課堂時間可以不到90分鐘的決定,但必須提前15分鐘下課,讓學生可以到達其他課堂」,一個消息來源稱。
葡語系主任Fernanda Gil Costa確認這一變化將於下一學年初執行,但她相信,每位教師負責的學生人數不會超過250位。「其餘的我不能確認;如果有人抱怨壓力,這些人必須承認並說出自己的名字」,她表示。

盧西亞娜.雷濤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