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求「全球治理」 - Plataforma Media

尋求「全球治理」

若澤.曼努埃爾.巴羅佐週二將出席澳門理工學院召開的有關21世紀全球化會議,談論一帶一路計劃——他將其稱之為「新絲路」——是對「全球治理積極的貢獻」。這位前歐盟委員會主席認為,「日益複雜的」世界需要更強大的超國家機構和基於雙贏關 係的共同治理。「不能以他人為代價實現盈利。但可以在共同利益的基礎上實現雙贏」,他強調。巴羅佐認為如中國一樣「經歷極大經濟增長的國家自然趨向於確立政治地位並獲得更大影響力」。他警告說,問題在於知道「其所做的是否符合全球可接受和可取 的原則,例如和平與發展。或者,相反,以對抗的方式」。

澳門平台:你將在澳門這一會議上主張的 全球化核心理念是什麼?

巴羅佐:本次會議的中心思想是意識到如 何應對全球化的挑戰,對全球化作出積極 設想。全球化明顯有風險,正如目前所面 臨的,從金融動盪至國際恐怖主義的威脅。但也帶來巨大的機會,如果我們能建 立一種全球治理的規則和方式。

澳門平台:有時危機有集聚努力的魔力, 但其他時候會引發恐懼、國家主義和保護 主義。你認為這一金融危機全球治理的願 望滯後或推向前了?

巴羅佐:金融危機以特別的方式所展示的 是高度的相互依存。世界每天早晨因危機 的影響警醒;因危機在希臘的影響;因希 臘在歐元區的影響;因歐元在全球經濟 中的影響。這也就是說,我們必須將國際 關係轉變為雙贏,即不能以他人為代價獲 利。我說的,對於許多人來說似乎是一個 天真的想法,但坦率地說,我不認為它 是。我認為它不天真,我們應該努力確保 積極的關係,例如,歐洲和亞洲之間的; 歐洲和中國的。 這也是為什麼我認為在此背景下,澳門有 特別的意義,因為需要以某種方式通過澳 門建立東方和西方之間的聯繫;建立中國 和歐洲的,或中國與葡語國家之間的。

澳門平台:你提倡全球治理,也就是談新的對話和理解方式,新的夥伴關係和聯盟形式,甚至是通過越來越強大和複雜的超國家治理的論壇進行全球範圍治理的制度化?

巴羅佐:我認為這兩者都是積極的、必要的。例如,我們成立G20——世界最發達的國家組成的團體;我任歐盟委員會期間, 曾與時任歐盟輪值主席國的法國總統薩科 齊直接參與這一過程。我們在2008年去了大衛營,向美國總統喬治.布殊提議舉辦第一屆20國集團國家元首和政府首腦級 會議。這是因為明顯在當時,大的新興經濟體組成的八國集團沒有任何合法性或能力去尋找全球金融危機的應對方法,甚至避保護主義回歸,建立全球治理的一些基本原則。事實是,20國集團成為第一個全球性的經濟論壇。然而,我們必須超越 G20,許多國家在G20沒有代表,如歐盟作 為區域代表參與G20。 例如一些已經存在的國際機構已經正在考慮如何加強合法性和有效性,從政治機構聯合國,到經濟機構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

澳門平台:談到澳門這一會議的具體事宜,主題與中國「一帶一路」計劃有關。 你如何從全球治理的角度看待這種地緣政治舉動?

巴羅佐:我在澳門參加的這一會議有普遍 性的特點,因為我知道與澳門市民分享我 在歐盟的經驗可能是有趣的——在八國集 團和二十國集團擔任積極的參與角色。所 以,我會以更籠統的方式談全球化,但我也將談論一特定問題,這是澳門特別感興趣的。因為在我看來,這一計劃,是雙贏關係 的好例子,通過建立亞洲和歐洲大陸之間的 發展模式和一致的關係。也就是說,我稱之 為新絲路的這一模式是能為全球治理作出積 極貢獻的一個很好例子。

Screen Shot 2015-10-18 at 10.26.32

澳門平台:你總與全球化的幕後聯繫起來, 你何時與中國的這一戰略第一次接觸,你如何看待歐洲政策制定者對這一理念的最初反應?

巴羅佐:這一理念一誕生,我就恰巧為它提供了幫助。此外,我已在2014年參加三亞海南島會議時討論過這一問題,那是我們第一 次討論這個問題,但多數歐洲領袖在那之前 就知道這一想法。在我看來,歐洲國家曾很好地堅持這個想法,因為它對亞洲的基礎設施項目非常有意義,歐洲國家不僅通過經濟 援助,也通過歐洲技術和非凡的訣竅貢獻。 我們再一次談到雙贏關係:區域行動不會失去任何東西,相反,收穫很多,如果利益相 關者是其在其他區域的夥伴。

澳門平台:你不認為多重區域協調框架可能以某種方式使管理機制更複雜?

巴羅佐: 當然。但世界在本質上是複雜 的,例如,在歐盟,我直接看到過這種複 雜性。事實上,這種多重區域協調框架需 要更多不同的解決方案,因為它可能帶來 其他與區域保護主義有關的風險。然而, 更重要的是,區域倡議被認為是相輔相成 的,與全球背景並不矛盾。我舉這個例 子:不幸的是,我們未能就所謂杜哈回合 發展達成一致,即世界貿易組織內的全球 多邊談判中達成協議。在此次談判中達成 一系列雙邊或多邊協議,與國際貿易準則都不矛盾。事實上,某些情況下超出預測 的讓步,可更進一步為全球治理和經濟自由化作出積極的貢獻。最重要的是,某些區域行動,或者某一特定的部門,不應把 互補的思想作為障礙,因為它有利於在不衝突的原則下擴大全球的收益。

澳門平台:有人說,世界正變得日益緊張,因為我們可能正遠離這一願景……

巴羅佐:我認為事物的自然秩序將逐步轉 向我所說的。世界越來越複雜,需要多邊 框架,進行體制和功能的拓展。

澳門平台:功能是從哪方面而言?

巴羅佐:如果不談具體細節,只談背景資 訊,我們可以看看如今面對的移民問題。 很明顯,缺乏一些規範,面臨複雜性和多 樣性增加,我們需要尋找新的應對。

澳門平台:你認為,服務全球治理的機構 如今準備好實現全球治理的願景了嗎?

巴羅佐:我承認,今天有很多關於它的質 疑。但它很大程度上取決於股東和國際治 理結構的成員如何實現這一政治意願。也 就是說,責任不在於機構,而在於政府和 機構是否為這些機構的合法性和功能作出 貢獻。為了這些機構更好地運作,我們必 須服從擁有決定權的政府的要求,真誠地 支持全球治理的原則和精神。我想順便提 一下,我有幸獲得了諾貝爾和平獎。 歐盟本身是一個區域專案,在某種意義上 說,主要為歐洲國家服務,但也可以發出 全球性或全宇宙的呼聲。這一歐洲項目並 不局限於歐洲價值觀的防守,而是為全球 秩序作出貢獻。

Screen Shot 2015-10-18 at 10.25.51

“我希望中國為穩定和公正的秩序作出貢獻”

澳門平台:你剛提到澳門有作為這一新全球秩序特別仲介的潛力,或許我可以這樣說。 這是因為澳門有作為連接不同世界的橋樑的潛力。今天,如何定義這一角色?

巴羅佐:有關澳門,我首先想說,我有非常美好的回憶。我曾擔任葡萄牙外交部部 長——我覺得有些人可能還記得——1992年 至1995年間,我曾與中國談判1999年權力 過渡的問題。之後,作為歐盟委員會主席, 我有機會訪問澳門;我曾多次訪問中國。 這是很順利的過程,我認為今天我們可以 這樣說。

澳門平台:整個歐洲和歐洲政治家如何看到中國的崛起以及其在全球治理進程中的關鍵作用。

巴羅佐:我們必須承認,因為這是事實, 中國的崛起一直是人們歐洲爭論的話題,對 此有不同的疑問和立場。不可否認的是中 國正變得越來越重要,無論從經濟角度還 是從政治角度。現在的問題是知道這樣的崛 起,是否為事物發展自然秩序的一部分,考 慮到中國的規模,從全球的角度來看這是一 件好事。

澳門平台:你個人的觀點是什麼?

巴羅佐:我認為應該持有開放的態度,致力於共同找出解決方案。我真誠地希望,這也是中國政府的路線。

澳門平台:有人將一帶一路計劃和使美國 在世界獲得非凡影響力的歐洲的馬歇爾計 劃平行看待。你如何看待這一平行?

巴羅佐:我們不天真。我清楚地知道這符合事物正常秩序,高經濟增長的國家有 一種自然傾向,即擁有政治地位和獲得更大的影響力。中國,在這種情況下,與所有其他國家一樣,沒有區別。縱觀人類歷史,大國總是試圖維持其影響力。現在的問題是怎麼做。是否符合全球可接受和可 取的原則下,即和平與發展。或者,相反,以對抗的方式。

澳門平台:中國是什麼情況?

巴羅佐:希望中國為穩定和公正的國際秩序 作出積極貢獻。最好我們可以與中國一同做些有建設性的事。這就是我所講的,通過葡 萄牙語與歐洲聯繫。

澳門平台:考慮到葡語平台,中國的這一新舉措可能損害澳門的利益?

巴羅佐:據我所知,澳門已經是並將繼續成為連接葡語世界的橋樑。我希望的是,這一立場不僅保持並且加強。新絲路的目的 不是將澳門整合進入連接亞洲和歐洲的關係 網中。不過,也有間接的方式與其他國家相 連。我不認為這是不可能的。

若澤.I.杜阿爾特和古步毅

2015年10月16日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