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售貨亭用現金換比特幣 - Plataforma Media

數位售貨亭用現金換比特幣

 

比特幣不能夠作為貨幣流通,不能夠熔鑄成金融資產。監管機構在比特幣的監管上舉棋不定,含含糊糊地接受比特幣作為可交易的物件,就像黃金、石油或鋼一樣,可以交易。不禁止,但是同樣也不監管。「數位貨幣」在這灰色地帶掙得了一席之地,全世界就那麼一點點的空間,僅僅在涉及到詐騙、欺詐或者其它如洗錢或逃稅等犯罪情況時,才會適用刑法典的一般性條款進行處罰。但是,現在比特幣跳到網際空間之外,網際空間限制了比特幣的可信度和穩定性,現在可以用現金來換取比特幣了,幾秒鐘內,遍佈香港、澳門和中國的機器裡就可以換取比特幣。這些機器看起來像提款機;為免混淆,我們稱之為數位售貨亭。

 

交易的操作過程僅僅只需幾秒鐘。香港的數位售貨亭可以將比特幣兌換成港元或者使用港元購買比特幣。比特幣的價值是浮動的,現在一個比特幣可兌換約0.366美元。第一台機器於2011年出現在加拿大,由於中國政府明確批准使用比特幣,因此,比特幣又有了新的動力成為「一種貨幣」。因為銀行不從事比特幣交易,而且獲國際顧問公司認可,例如美林(Merilyn Lynch),而且一些國家含糊地許可交易,既不禁止,也不徵稅,同樣也不決定其合法性。很多人相信,比特幣未來會因為其交易的方便和自由,同樣也因為越來越多的「應用軟件」和支付系統,讓人們可以使用比特幣來付款購買咖啡、飛機票或者支付住宿費,或者用於超巿購物。數位售貨亭於今年4月來到了香港,5月來到了澳門,那裡的發起人打算在整個城市裡都設置比特幣的數位售貨亭。
總部設於香港的BitcoinNect公司在香港設置數位售貨亭,目的是為了實施說明分散在澳門和世界各地的比特幣的持有人可以進行交易。行政總裁梁永嘉表示,這一切都開始於六個多月以前:「我的一位朋友想要把錢匯給遠在加拿大的女兒,要面對一系列的限制,包括最高轉帳限額,我設身處地感受到這種困難,就萌生了這個想法。我明白到,使用比特幣的話,這個轉帳過程會是自由、便捷、而且沒有限制的。因此,我決定開始研究改善這種交易方式。我發現這種我們稱之為售貨亭的機器(這個名稱是為了不和提款機混淆),保證所有人都可以使用比特幣來實現買賣交易。」
市場對於這種數位售貨亭的歡迎程度,梁永嘉先生說:「超出了我們的想像。」BitcoinNect公司的交易計劃是每個月賣出一部售貨機,但在六個多月內,已經有十部機器在運行了,其中香港有四部,澳門有四部,中國有兩部(一部在深圳,一部在中山),而且收到至少十部2015年的訂貨單。梁永嘉強調:「我們有一份保密協議,我們不希望機器會洩漏交易的平均金額。」但他表示:「隨著市場日漸認識這種售貨機,交易持續增長。」另一方面,他解釋,數位售貨亭解決了以前僅僅在數位環境下才可以交易的「貨幣」的可靠性和信心問題,這種貨幣以前很難兌換成現金。
梁永嘉表示:「現在,人們可以無時無刻輕鬆地兌換比特幣,它完全是真正的鈔票啊。」

機會勢不可擋

馬修.文圖拉是加密外匯交易集團公司的澳門代表,他投資了大約12.5萬美元(1,000,000澳門元)用來購買設於澳門的四部比特幣數位售貨機,還有一部設於中山。在中國大陸的第一部機器「還處於評估階段,因為運行還不到一個月」,在澳門幾部機器運作順利。他表示:「比特幣實際上可以分佈在澳門的各個地方,因為到澳門的遊客很多,而且他們都需要現金。很多時候,他們在當舖當掉手錶或者珠寶,在這些交易中,會損失大約20%到30%的價值,但比特幣卻能夠戲劇性地減少這種損失」。說到這裡,他舉了一個例子:「請您想想菲律賓的情況,那裡的人們使用西聯銀行來給祖國朋友和親戚匯款。儘管理論上佣金是很低,實際上所收取的費用高達6%到7%之間。而使用比特幣匯款的話,手續費則低至2%,不到原來的一半」。最後,馬修.文圖拉舉例說:「假如一個朋友需要電話信貸的話,我們將會為其購買比特幣,然後把密碼給他,這位朋友就可以使用了。我們可以在一個比特幣數位售貨亭上實現這個功能。」
目前,公司的戰略是推廣這些比特幣數位售貨亭:「我們希望在亞洲將會出現越來越多的數位售貨亭。我們售出的機器不是為了賺錢,而是為了把這些機器推廣到世界各地。一方面,加快推動比特幣的普遍應用;另一方面,越來越多地使用比特幣來支付交通、購物或飲食費用。」梁永嘉解釋,他期待新的金融帝國出現「神奇時刻」。這位BitcoinNet行政總裁預言:「很少人想過新技術會很快來臨,特別是在香港。一個流行音樂的明星使用它就夠了,這種效應就充滿爆炸性。目前,我們正在宣傳比特幣,努力設置更多這些能夠以現金兌換的機器。基本上,我們已經做好了準備,就等著那個神奇時刻的來臨。我們不知道具體是什麼時候,但可能就在明年。」
馬修.文圖拉在澳門的商店租賃了空間來擺放這些數位售貨亭。未來,他考慮在賭場和購物中心設置這些機器,到目前為止,「生意做得很好」,而交易額「每個月都在增長」。因此,他希望來年能夠設置「更多機器」。他繼續說:「最有趣的是 所有不同年齡的人士和來自中國的遊客都在使用這種機器。」至於競爭者的反應,尤其是當舖、珠寶店和其它以現金換取產品的店鋪,這位加密外匯交易集團的代表保證說,他沒有感覺到任何負面反應:「我們只不過是為在澳門遊玩和購買奢侈品的遊客提供多一種選擇而已。」

價值浮動

和傳統的金融市場相反,比特幣的買賣價值是一樣的。就像其它任何可以交易的產品一樣,購買比特幣的人會因比特幣增值(或貶值)而損失或賺取了比特幣的增值。梁永嘉就這個疑問提出一個問題:「沒有買入比特幣的話,會損失多少?基本上,如果我們手上有港幣、而沒有投資的話,我們可以投資這些貨幣。舉例來說,我們相信比特幣會成為未來的貨幣,這也是我們投資比特幣的原因所在。」除了比特幣的潛在投資價值外,馬修.文圖拉還強調了比特幣的作用,這種作用就是「將金融權利和金融自由還給人民。」順便說一下,他指出:「想像一下,如果在非洲有人想把某件東西賣給另外一個人的話,即使是在網上,也不得不搞清楚身份證號碼或者社會保障號碼。」現在,使用比特幣就「可以實現瞬間購物,免除了這些管制的麻煩。」
比特幣的價值曾經達到一枚1000美元,現在穩定在每枚366美元。根據梁永嘉的介紹,比特幣價值的浮動性在經過「發展初期」後結束了。他為此辯護說:「隨著比特幣在餐廳、商店以及所有場所的使用日益頻繁,比特幣的價值趨於穩定。這不僅僅是一種投資或者投機方式,而是一種新的用於日常用途的貨幣。」最後,他作了這樣的總結。
馬修.文圖拉解釋:「為了確保技術上的準確無誤,沒有人會是比特幣的主人。」他續說:「投資比特幣的人受到了Blockchain數位平台的透明化監管。這裡的資訊是公開的,所有進行的交易都會在這裡記錄下來。另一方面,每十分鐘就有25枚比特幣進入市場,所有人都很清楚,在一些年份,這種速率會減半。這樣一來,比特幣的價值就得到了保障,不僅可以預見到這一點,而且這種趨勢也是透明化的,價值的穩定性也是長期的;這和不同國家的金融貨幣政策相比,是一個巨大的優勢。」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