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台粉塵化時代的“塵爆”假想    - Plataforma Media

平台粉塵化時代的“塵爆”假想   

前幾日看了部影片《救火英雄》,片中消防隊員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散播麵粉於空中,點燃香煙實施“塵爆”得以突圍的劇情給我以突發靈感。在信息技術發展到個體終端平台化、平等化的今天,無數微平台類似碎裂粉塵的時代,實施信息“塵爆”或許是個有趣思路。

眾所周知,報刊雜誌、廣播、電視、網絡媒體都曾是我們生活中最為重要的信息平台。而今天,微信技術更將信息的快捷定向真正做到了個體終端。手機微信用戶一夜間似乎便擁有了一個便捷有效、機會均等的專用信息平台,用於接收播發各種自己關注的信息。但事情果然這麼樂觀嗎?因為若按平台的原始基本釋義“通常高於附近區域的平面”來看,能滿足特定需求的平台之所以能產生信息、資源、人脈等的聚集效應,正是基於這種“高於附近區域”的本質屬性。過去,人們依託技術或資源的壟斷來建立必要的平台高度,從而實現信息資源的匯聚播散功效。但信息技術的高速演進,最終使個體終端也具有了某種類似平台的特質,即具有一定的信息傳播效應。也正是由於無限量的終端在技術地位上的平等,除了大平台的開發者還擁有強勢的信息植入特權外,其他終端之間類似於無數等高台,在信息無限泛濫的虛空中缺乏了高於附近區域的奠基,於是平台美夢還未建起就已坍塌成均勻粉末。

有人樂觀想象,微信時代信息平台門檻極低且無所不在,所以推廣成本低廉到只需在手機上敲上幾個字。但事實是在今天更便捷的信息平台上所花費的時間和經濟成本一點也不比過往小,反而更多。因為你所處的貌似熱鬧的個人平台並不是一個“高於附近區域”的真平台。如果不想向資本屈服,微平台的粉狀事實只能使信息的傳播突然退回到原始,回歸本質上的口口相傳。

 

上微信朋友圈發佈商業信息的朋友一定會有體驗,理論上,通過轉發到朋友圈,微信平台確實有迅速將一個信息傳播到全國乃至世界範圍的能力,可事實上並不是所有的信息都享有被廣泛轉播的運氣。看似舉手之勞的信息轉遞很快就會卡殼。到底多大範圍內人們為你啓動轉發功能,取決於人們在現實世界對你多大程度上的認可及你平時花費的交情成本。

盡可能多地拓展微信朋友圈人量也非解決之道。事實是,微信朋友的數量質量也和我們日常交際能力有關。並且當微信朋友突破一定數量,人們的閱讀與關注興趣不是上升,反而下降,信息平台的熱情開始消退,信息平台的傳播效率大打折扣。

這真是個悖論,信息技術在最大程度上實現了廣泛性即時性的同時,似乎又回到原點,信息鏈接崩斷,平台裂變成碎片,我們每個人都不同程度上成了信息鏈接上的碎片。在這個無所不在與外界發生關聯的世界,實際上又不可避免地游離在自己孤獨無依的海洋。當虛擬被現實入侵得體無完膚,虛擬世界坍塌,信息神話消散。

但微信平台上確實屢見不鮮有通過個體平台互相轉發而使信息被迅速傳播到全國的現象,這就是信息“塵爆”。研究這些被粉塵平台迅速轉發的信息基本都有一個共同特點,那就是高能量。高能量信息一旦落入微信平台,就像在空中瀰漫的粉塵中突然投入一點火星,於是便產生難以抵擋的塵爆效應。它們具有公眾廣泛認可的魅力,或挑戰高難度,或者極致唯美,或關涉重大民情使路人憤慨,或宣傳公眾道德感人肺腑,或有高度人生智慧發人深省,或極度機智詼諧令人噴飯,而且至少表面上它們不涉及功利,它使人們心甘情願為之傳播,並以此為豪為樂。雖然從心理上可以解釋為個人發佈信息是個人對自我平台的設計,但更深層也可以用康德的道德形而上學來解釋,即道德是世界的終極目的。

在粉塵遍布,碎片漫天的世界,高能量火種將在粉塵中主動引發一次次劇烈爆破及連鎖反應。如何發現並成為粉塵中的火星,而不失措於粉塵的瀰漫,或許將是信息碎片化、平台粉塵化時代值得研究的思路。當然,邪惡虛假有時也會成為具有高能量的火星(例如宣揚民族種族仇恨、宣揚戰爭熱情、似是而非的理論,艷俗媚俗的信息等),這是有理性有責任的思想者需要幫助人們辨別防範的。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