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見解專欄 兩個對手和平在望

兩個對手和平在望

習近平與拜登的會晤令許多人感到意外。但比起樂見其成,更多的是不得不為。從意識形態和地緣戰略的角度來看,中美兩國現在是、將來也是對手。

古步毅 PAULO REGO*

但雙方最終都意識到,對話是降低衝突風險的唯一途徑,因為衝突的劇烈程度或遠遠超過烏克蘭和中東戰爭。而現時的情況相當特殊:出於不同的原因,習近平和拜登都意識到,今天的和平不僅對經濟至關重要,而且對他們自己的政治命運也至關重要。

中國正面臨著一場巨大的經濟危機,三年的疫情防控政策以及美國和歐洲對中國的妖魔化加劇了這場危機。與此同時,中國共產黨內部也因近年來推行的政策而爆發了緊張局勢,越來越多的人一致認為,堅定不移地依靠內需的方向並不可行。換句話說,現時習近平自身的權力所關係的不僅是他解決問題的領導能力,也關係到他在全球挽回顏面的能力。

涉及兩場地區戰爭的美國也面對嚴重的經濟、社會和政治問題。拜登面臨著特朗普的陰影,民意調查顯示,特朗普很可能會贏得下屆大選。換句話說,他也需要一次轉變,以保持民主黨的執政地位,以及美國作為自由民主價值觀保證者的形象。

第一份協議的四條主線包括打擊販毒、軍方高層直接對話、人工智能和氣候變化。但對於他們都在追求的改變來說,這些似乎還不夠。讓他們對內對外都永垂不朽的,將是他們為世界和平搭橋牽線的能力。如果他們就此達成一致共識,我們無疑將更接近於解決烏克蘭和中東問題,同時也能緩和台灣和南海的緊張局勢。雖然還未公開,但這很可能是將他們團結在一起的願景。這是最難以實現的目標,但也是能讓世界向他們投降的目標。

*《平台媒體》 社長

聯絡我們

平台媒體,聚焦中葡關係。

平台編輯部

關於我們

電子報

訂閱平台電子報,縱觀全球新聞

@2023 – Copyright Plataforma Media.